精神分裂︱患者以為所有人都是自己的分身拒藥拒醫 終被強制送院

複製連結 分享
醫生會盡量避免強制病人入院,此舉會大大影響醫護與病人的信任度,有機會減低日後的治療成效。
醫生會盡量避免強制病人入院,此舉會大大影響醫護與病人的信任度,有機會減低日後的治療成效。
精神科專科麥棨諾醫生。
我是收到子揚的緊急來電,匆匆忙忙地把手頭上的工作放下,乘的士趕到子揚妹妹的住所為她診症。前往路上,子揚把他妹妹的病況簡略地向我說明。「她20多年前已被確診患上精神分裂症,因為與前男友分手,她的情緒變得極不穩定,有時父母與自己都處理不了她的情緒,最後因行為不受控而被強制入院。而且不止是一次,過去的歲月,已有兩次被強制入院的紀錄。」

精神分裂患者情緒行為不受控被強制入院

子揚形容妹妹現時的狀態難以捉摸,有時說看見自己的前世,說自己前身是個公主,因戰亂流離失所;近來又有另一說法,說身邊的所有人都是自己,是自己不斷投胎而產生的身份。我不明所以,子揚又說不出個所以然,妹妹由昨天開始就關上房門,不時傳出大叫大嚷的聲音,子揚憂心不已,要求我趕來診症。

當我與子善見面時,她立即對我說:「你好!2000389125。」我大感疑惑,最後花了差不多兩小時,才把「投胎」概念弄明白。原來全世界所有人都是她,只是投胎的次數有異,我是她的第2000389125次投胎而出現的精神科醫生,而子揚是她第18553366次投胎的產物,她爸爸則是……總之,所有人都只是她的化身,是她透過不斷投胎作身份轉換,而她對我說的編號,正正是她投胎的次數。最奇怪的是,只有子善看得到投胎的次數,因而她每次碰到新認識的人,都會以其編號作記認。

據我所知,子善雖被強制入院,但一旦出院,就會拒絕服藥,有時在家人威迫下服用一兩次,有時是家人忍受不了她的情緒,把藥物混進食物中,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讓她服藥。可是,單靠間歇性的藥物並不能有效地控制病情,子善的病況反反覆覆,脾氣暴躁、睡眠差、不時向着空氣不停地說話。兩個小時的診症過程中,她的說話不着邊際、內容不明所以,全沒邏輯可循。毋庸置疑,子善最需要的是藥物治療,我大半的診症時間都花在認同她的感受之上,最後成功說服她注射針劑。

往後的幾個月,子揚形容他們得以度過久未經歷的平靜家庭生活。只是,子善拒絕治療的壞習慣過於根深蒂固,只覆診了3個月,就說我是魔鬼,堅拒就醫。幾個月後,我從公立醫院的舊同事口中得知,子善又再一次被強制送院,至今仍留院中,出院無期。

根據《精神健康條例》,若醫生認為病人有自殺或是暴力風險,或有不能自理的情況,可向法官申請,把病人強制留院觀察。強制入院並非醫生單獨的決策,同時需要法官及病人親屬或社工之同意,並填寫相關的表格(亦即Form 1-2-3)。一般來說,入院期限由7天到21天,由於子善的對抗性很強,入院後的情況只有輕微的改善,主診醫生遂向法官申請,把病人無限期強制留院治療。若子善日後的病情轉漸趨穩定,有機會安排有條件出院(Conditional Discharge),但須依時覆診及服藥,否則將要再被強制入院治療。

根據我的經驗,我會盡量避免強制病人入院,此舉會大大影響醫護與病人的信任度,有機會減低日後的治療成效。最理想的做法,是說服病人自願入院治療,讓病人減低對住院的恐懼感,同時與家屬多溝通,把雙方的戒心降到最低,對日後的治療甚有幫忙。

撰文:精神科專科麥棨諾醫生

編輯:鄒仲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