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鬥士|罕見病病人癱瘓卧床6年 領養貓拾生存意志 為貓開網店:覺得自己仍是有用的人

複製連結 分享
Peggy於6年前領養小虎。在醫院治病的期間,友人為解人貓分離的相思之苦,特意為她製作了小虎的攬枕陪伴在側。
小虎剛到家時,Peggy仍然能勉強走動。
Peggy的胸前是小虎另類的睡窩。
Peggy用各類貓窩在窗台處為小虎築起生活的角落,彼此更為貼近。
小虎怕人,不容記者靠近,牠走到Peggy身旁的貓窩中躲起來。
為控制病情,多年來嘗盡多種藥物。在藥物失效時,Peggy更須接受難受無比的洗血療程。
一場大病,讓三十九歲的張佩琪(Peggy)這十年間受盡折磨。神經劇痛、失禁、癱瘓及面臨失明的威脅,使她失去工作及走動的能力。病床與雙手可觸及的地方,是她唯一的世界;一隻甫出生便遭人遺棄的幼貓,在垃圾堆中掙扎求存。她倆在絕境中艱難地活過來,直至遇上對方,成為彼此相依的支柱。
Peggy這十年來因病因不明的疾病,受盡神經劇痛的折磨。六年前確診患上極罕見的視神經脊髓炎復發症(NMOSD)。大多患者會出現腦部功能失調,加上長時間的神經劇痛,以致不良於行甚至癱瘓,後期更會影響視神經系統而導致失明。Peggy分享,她經歷八次洗血療程,每次須插上二十多根的靜脈導管,曾試過因過程中大量失血而須緊急輸血,病症帶來的還有精神上的折磨。她憶述:「過往因病不能自如地控制大小便,試過在街上當眾失禁。自此之後我不敢再外出,害怕面對人群。」及後腦部發炎的情況加劇,Peggy的下半身因而癱瘓,最終須要辭去一直在放病假的工作,卧床休養。
人生因疾病帶來的劇變,令人無力,Peggy自言從不是堅強的人,家人害怕她失去意志,想做一點事來鼓勵她。姐姐說Peggy自小愛貓,養貓是她多年來的心願。「我們哄她說,待你好過來時,出院後我們養一隻貓吧。」貓咪,成為Peggy治病的動力。在家人的陪伴下,出院後她勉強地撐着柺杖,親自到訪貓舍,終於遇上小虎。

病危入院 貓咪「叫得好淒厲」

小虎是一隻膽小貓,怕記者亦怕鏡頭。膽小的外表下,卻又堅強無比。Peggy說小虎甫出生時,跟同胎的姊弟連着臍帶遭人棄置在垃圾堆中。在氣若游絲之際被義工救起。幼貓難養,一胎三隻,最終只有小虎活過來。Peggy說:「我覺得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我因病遇上小虎;小虎活過來後遇上我們。在難過的日子看着牠,我便跟自己說我也可以撐得過。」
談及小虎與Peggy的關係,姐姐無奈地訴苦:「坦白說我才是小虎的米飯班主,剷屎餵食都是我。但很奇怪,從小到大,小虎只黏妹妹。」Peggy解釋,小虎剛到家時,她仍有勉強走動的能力。家人上班後,照料貓咪的工作便落在她身上。她確信六年來朝夕相對的日子,讓小虎認定了她就是媽媽。即使及後病情惡化,無法照顧小虎,但人貓的感情卻不會改變。姐姐續說:「六年前妹妹再次病危,救護員上門推走妹妹時,小虎在屋內叫得異常淒厲。牠好像知道Peggy會離開很久。」那次一別,從來朝夕相對的人貓分離了兩個多月。Peggy回家後,貓變得更纏人。她在床時,貓只願伏在她的胸前或身旁,生怕再一次分離。

大家眼中的唯一 為愛貓撐下去

患病卧床的日子漫長,Peggy在五年前嘗試經營售賣貓用品的網店。在家人的支持下,由姐姐代勞整理貨物,Peggy平日則負責挑選海外好物、經營專頁、發帖文,以至回覆客人的查詢。Peggy說:「雖然稱不上賺很多錢,但至少我的收入足夠購買貓糧貓砂,養得起小虎。患病仍能為牠做一點事情,不是沒用的人。」她用小生意賺來的微利為小虎買糧買玩具,在病床旁的窗台,建起了小虎的貓窩小天地。她的世界,不再只是病床而已。
抗病十年,姐姐說小虎的地位有別於家人,全因妹妹是牠的唯一。姐姐解釋:「可能她覺得我們家人沒了她,傷心一段時間後仍然能生活;但若然小虎沒有她,可能真的捱不過。很老實說,她願意撐下去,小虎有很大功勞。小虎是她的唯一,她亦是小虎的唯一。」
記者:沈敏怡
攝影:伍慶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