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癌|26歲沙排港將劉梓浩兩度戰勝血癌 醫生指新免疫治療最快三周見效:半年唔復發視為康復

複製連結 分享
今年26歲的劉梓浩(劉梓)是香港沙灘排球運動員,2018年於雅加達亞運會首場分組賽後感到不適,被逼退賽,回港後確診急性淋巴白血病。
患癌前的劉梓浩與拍擋王沛林是香港沙灘排球代表,曾自費四出比賽,創下不少佳績。(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內科學系臨床教授謝偉財。
在醫院接受治療期間,劉梓的中學及打沙排的朋友亦有一直鼓勵和關心他,昔日拍擋沛林亦剃光頭為劉梓打氣。(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劉梓感激曾捐款的香港人,認為沒有他們自己未必能在此接受訪問,直言「無佢哋就無我。」
劉梓不時會到學校或機構進行分享,希望藉自身故事鼓勵他們。
「打沙排(沙灘排球)的目標便是要奪獎,打出成績;但回歸到人生,我的目標很簡單,便是繼續生存,因此我要接受任何事,盡力治癒這病。」今年26歲的劉梓浩(劉梓)與拍檔王沛林是香港沙排第一人,同時他亦是位血癌康復者。這一切要從3年前說起,2018年,劉梓浩於雅加達亞運會首場分組賽後感到不適,被逼退賽,回港後確診急性淋巴白血病
其實早在亞運前夕,劉梓的身體已出現不適,看過醫生,醫生認為他患感冒,處方了一些藥物,「亞運前兩至三星期,真的感到特別疲倦,晚上睡覺時會出很多汗,但自己完全沒有察覺這件事。」當時劉梓以為服藥後會改善。
亞運是劉梓和王沛林的終極目標,也是他一直追尋的夢想。不過在雅加達練習期間,劉梓已感到相當吃力。直至分組賽後,不適的情況已影響表現,需要接受身體檢查。當地醫生發現劉梓的血液出現異常,但好不容易可以打出香港,他們一度希望再次落場比賽,但醫生直言劉梓繼續比賽會有生命危險,惟有無奈退賽,「很多患病的人都會想一件事:便是為甚麼會是我呢?我亦曾這樣問過,我是一位運動員,日常作息定時,又經常運動,為甚麼會發生在我身上呢?」不過劉梓回歸現實,告訴自己,既然發生了便要接受,再深究亦沒意思,唯一要做的是積極進行治療。
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內科學系臨床教授謝偉財表示,俗稱血癌的急性淋巴白血病,屬急性白血病的一種,能於短時間內急劇惡化。雖然此病在兒童身上較常見,但也有機會發生在成年人身上。急性淋巴白血病會影響正常骨髓細胞的生長,骨髓的作用是製造白血球、紅血球及血小板。若白血球數目減少,患者會容易受細菌感染,而出現發燒症狀;若紅血球無法正常產生,患者會出現貧血導致的頭暈、疲倦及氣喘;若血小板數目減少,患者可能會出現容易流血或有瘀斑的情況。
謝偉財教授又表示,急性淋巴白血病與實體癌症的分期不同,至於預後和復發率則視乎患者體內的基因與染色體轉變而定。謝偉財教授補充,兒童患急性淋巴白血病的存活率比成年人高很多,因為兒童的染色體或基因轉變,屬較易處理的轉變,而成年人的染色體及基因轉變相對較差,因此較難處理。以5年存活率計算,兒童一般高於90%;19至39歲的成年人大約只有50%至60%;至於更年長的患者則低至20%至30%。
劉梓第一次進行化療時,口腔潰瘍得很嚴重,有進食困難,亦出現脫髮,不過接着每次出現的副作用都不一樣,身體開始感到極為疲倦。「有人問我是否一下子跌入低谷,在我可以達成夢想時,突然間發生這件事,但當時我沒有想太多,我認為這是我人生其中一個經歷,而別人未必有機會經歷。」
治療急性淋巴白血病以化療為主,普遍會先進行組合性化療,即選用多種化療藥物進行治療,有八成患者可得到緩解,即顯微鏡下見不到癌細胞,血球數量亦能回升至正常水平。但儘管如此,醫生為減低日後復發率,會考慮為患者進行電療或骨髓移植,幸好劉梓對化療的反應良好,家人亦合適進行骨髓移植。「第一次(發病)時,父母及兩位胞姊亦有驗血,最後幸運地大家姐的血液吻合,在第一次發病時救我一命。」
劉梓表示,進行骨髓移植最辛苦的是,事前要進行一個強勁的化療,把自身的骨髓細胞殺死,然後把胞姊的血幹細胞,以輸血形式輸給他,不過這次化療的副作用很強烈,他不只感到疲倦及頭暈,就連洗澡的力氣也沒有。而在治療期間,他腦海浮現了一個關乎未來的問題,「做骨髓移植需進行全身電療,當時我曾問醫生能否再打沙排,但醫生只是婉轉地答:你多休息吧,不要曬太多太陽,不然你轉換一下角色吧。」
可能有人會為劉梓感到可惜,但對曾在鬼門關徘徊的他而言,理解到生命無常,與其怨天尤人不如活在當下,亦學會放下執着。2019年3月出院後,在家休養數月,他開始轉換人生跑道,9月開始在中小學任職排球教練,去年年初學校停課,4月時一次例行檢查,發現癌細胞有復發迹象。
「因為知道復發會更難痊癒,亦知道這次有機會喪命,因此比第一次確診更失落。但最後我亦很快接受,因為繼續消沉對整件事完全沒有幫助,雖然我要進行化療,但會把握時間可以去玩便去玩。」在患病期間,家人無微不至的細心照顧,令劉梓覺得這場仗是為家人而戰,「一想到家人便會忍不住(眼淚),我很怕家人看見我很疲倦的模樣,有時做完化療,他們帶了晚餐來探望我,我睡得連他們來了也不知道,特意過來只說兩句話便離開,這令我認為(家人)是我堅持下去的目標和動力,是我繼續生存下去的目標。」
復發初期,醫生建議劉梓做多一次骨髓移植,不過手術前需進行標靶治療,控制好體內的癌細胞。但標靶藥費用高達50萬元,收入受疫情影響,在巨大的經濟壓力下,劉梓只好在社交媒體上發起眾籌,最終超額五倍完成,更有機會嘗試癌症新免疫治療──CAR-T細胞治療。「(眾籌後)一兩天籌得二百多萬後,醫生告知骨髓移植其實不太適合我,因此為我提供第二個選擇,就是CAR-T細胞治療。」劉梓表示,在進行CAR-T治療後,沒有感到明顯的不適,印象中只是發了一至兩天燒,大概兩三星期後(指數)回升,以及病情穩定後,便可出院,出院當刻劉梓已覺得能夠正常生活,亦可獨自外出購物。
現時劉梓體內已找不到殘餘的癌細胞,生活重回正軌,並於今年2月在社交媒體上宣佈正式康復,成為全港首位接受CAR-T治療的急性淋巴白血病患者。雖然劉梓未必能再次為港出征比賽,但康復後的他希望可以為社會帶來正能量,「現時有到不同學校進行分享,雖然我是一個普通人,但希望我的故事後能啟發他人,現時香港人受到疫情影響,希望藉著我的故事鼓勵他們。」劉梓能得以康復,全賴CAR-T細胞治療,這項新的癌症免疫治療,主要針對完成組合性化療後,沒法得到緩解或進行骨髓移植後再次復發的患者。
謝偉財教授表示,CAR-T的中文是嵌合抗原受體T淋巴細胞治療,方法是先提取血液中的T淋巴細胞,然後進行不同處理,其中一項處理,是利用經基因改造弱化的病毒誘發嵌合體(CAR, Chimeric Antigen T cell Receptor),嵌合體會與T淋巴細胞結合,因此在患者的T淋巴細胞表面會帶有抗體,當抗體依附在它能認出的抗原,便會激活T淋巴細胞,將有特定抗原的腫瘤細胞吞噬。
有關CAR-T細胞治療的藥物2020年3月5日在本港衞生署註冊,根據《藥劑業及毒藥條例》,CAR-T細胞治療適用於治療以下情況:
1) 患有難治性或二次以上復發,或接受骨髓移植後復發的25歲以下B細胞急性淋巴性白血病患者;
2) 經過兩次或以上治療後復發,或患有難治性的成年大B細胞淋巴瘤病者。
CAR-T細胞治療的流程是先為患者抽血,提取出淋巴白血球細胞,再送至外國實驗室進行基因改造工程,即是加入「嵌合抗原受體」,再以培殖方式令數目增加,完成後以冷藏方式運返香港,便可回輸至患者體內。一般三至四星期內會看見指數回升,不過CAR-T治療亦有機會出現併發症,其中一個是細胞因子釋放綜合症(CRS),最常見是發燒,若情況較為嚴重,患者會出現呼吸困難,可能需要氧氣輔助,甚至有機會血壓驟降,這情況需要處方強心藥幫助患者穩定血壓。
其他有機會出現的併發症包括神經毒性綜合症,患者可能會手震,寫字亦出現問題,嚴重更可影響說話能力。不過謝偉財教授補充,這些情況多數很短暫,而且比起異體骨髓移植,CAR-T治療的併發症亦相對較少。
不過CAR-T細胞治療暫時只適用於B細胞急性淋巴性白血病,以及瀰漫性大B細胞淋巴瘤患者,因為兩者都屬於B細胞癌症,這類癌症的細胞表面均有CD19抗原,因此可以使用CD19抗原的CAR-T細胞對付它們,至於CAR-T能否應用於其他實體腫瘤上,便要視乎能否找到只在腫瘤細胞表面上的特定抗原。
謝偉財教授表示,當CAR-T細胞回輸至人體,平均三至四星期便可看到效果,如情況穩定又沒出現併發症,會允許患者出院。針對急性淋巴白血病,醫生會先觀察三個月,若病情控制良好沒有復發跡象,基本上再次復發的情況亦較少;若觀察六個月後情況良好,患者可稱得上是康復。「我們觀察到CAR-T細胞留在人體的時間越長,患者復發率會越低。也有部份患者過了九個月或一年,體內的CAR-T細胞數目開始減少,甚至是測量不了,他們最終會否復發,仍然有待觀察。」
記者:曾怡
編輯:鄒仲安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