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腸癌︱抗氧化食物使大腸蛋白細胞突變 加速老鼠大腸癌擴散風險

複製連結 分享
TP53會製造一種稱為P53的蛋白,用以作為細胞的天然屏障,可是,當P53蛋白受到破壞,它便可能會演化成具促癌性的特質,變成助長腫瘤的擴散及生長的促癌因子。
TP53會製造一種稱為P53的蛋白,用以作為細胞的天然屏障,可是,當P53蛋白受到破壞,它便可能會演化成具促癌性的特質,變成助長腫瘤的擴散及生長的促癌因子。
一直以來具有豐富抗氧化功效的食物均受養生人士的追捧,例如藍莓及各類莓類、番茄,及至十字花科蔬菜如西蘭花、椰菜等,均有很好的抗氧化功效,不但可延緩衰老,且對皮膚及至心血管亦有其好處。
不過,今年7月1在權威科學期刊《Nature》一篇在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發表的硏究報告卻帶來突破性的結果。硏究指人體內的腸道菌群的代謝物或會增加患上某些癌症如大腸癌的風險。而一些食物如朱古力、各式莓類亦含豐富抗氧化的特性,亦可能成為患大腸癌高風險人士需控制食物之一。
我們經常聽到基因突變,未必一定是「壞人」角色。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免疫學及癌症硏究中心的Yinon Ben -Neriah教授及Eliran Kadosh博士及其團隊在報告中指出,在特定腸道的微生物環境中,這些突變反而會幫助身體抵禦癌腫瘤,不會令它擴散。
他們硏究了與腸道相關的癌症數據,發現小腸患癌的機會不多,反而大腸癌卻是頭號癌症之一,硏究人員好奇到底為甚麼大腸似乎特別容易演生出癌症呢?大腸跟小腸最大的差別在於其所含的細菌數量多寡,小腸只有少量細菌,但大腸的細菌卻是相當多樣性。為了測試腸道菌群(gut flora)的變化對癌腫瘤的生成及影響,團隊用了老鼠作基因轉移的實驗。
實驗的背景是,每個細胞都找到TP53這組基因。TP53會製造一種稱為P53的蛋白,用以作為細胞的天然屏障,可是,當P53蛋白受到破壞,它便可能會演化成具促癌性的特質,變成助長腫瘤的擴散及生長的促癌因子。硏究人員把有促癌性的P53蛋白移植到腸道,發現小腸把這些致癌的P53蛋白轉化成正常的P53蛋白,但在大腸內,致癌的P53蛋白卻繼續肆虐。他們更嘗試把大腸內的腸道菌群透過注射抗生素的方式去除,發現在沒有腸道菌群的狀態下,致癌的P53蛋白便無法再誘使癌細胞擴散。
那究竟在腸道菌群內有甚麼令大腸癌擴散得這麼快?分析中的元兇,是菌群的一種「抗氧化性」的代謝物。我們日常飲食如朱古力(含豐富可可)、各種莓類,亦含有高抗氧化的特質。硏究團隊在老鼠身上試行高抗氧物膳食模式,結果其腸道菌群加快了P53的促癌性。
就腸道菌群的代謝物對宿主健康的影響,已有不少硏究指高蛋白及脂肪食物會增加人體膽酸的分泌,部份膽酸會進到大腸經腸道菌群產生次級膽酸,其具有抗菌群能力,可破壞腸道菌群細胞壁,且會改變腸道菌群的微生物環境。而大腸癌病人的糞便膽酸及次結膽酸的濃度亦較高。
愈來愈多科學家注意到腸道菌群在我們身體內所扮演的角色,Ben-Neriah教授指︰「在科學層面上,這完全是一個新領域,我們驚訝地發現微生物組在某程度上影響了癌症突變的發展,在某些情況下,腸道菌群更徹底改變了它們的性質。」
關於腸道菌群的代謝物對宿主身體的影響,醫學界已有不少硏究指它跟糖尿病、精神疾病如抑鬱有關連性。至於抗氧化食物對腸道菌群的影響,相信需要更多的硏究進一步確認。
資料來源︰
Kadosh, E., Snir-Alkalay, I., Venkatachalam, A. et al. “The gut microbiome switches mutant p53 from tumour-suppressive to oncogenic”. Nature 586, 133–138 ,29 July 2020 ;
Bernstein, C., Holubec, H., Bhattacharyya, A.K. et al. " Carcinogenicity of deoxycholate, a secondary bile acid" Arch Toxicol 85, 863–871 ,Jan 2011.
撰文︰李飛
點擊加入同路分享區(癌症)結伴同行共度癌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