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舞群組|圖解「上流寄毒族」 3傳播鏈圍攻灣仔Starlight舞廳 感染謝玲玲等逾百師生

複製連結 分享
至少250人感染武漢肺炎的「歌舞群組」,仍然輻射式擴散,未有遏止迹象。最先爆疫的灣仔舞廳Starlight Dance Club,學舞者非富則貴,為何釀成數以百計人染疫,且不論平民抑或上流名人,齊齊中招?《蘋果》翻查衞生防護中心資料,發現該「疫廳」牽涉多條傳播鏈,其中數名患者懷疑是「播毒」的關鍵人物,連環引爆舞廳疫情、名媛遭殃。
首位關鍵人物是第5547號病人、居於九龍塘大廈的64歲女子。她11月19日發病,報稱病毒潛伏期間,曾到過新蒲崗越秀廣場新光宴會廳,該場所的第5568號病人、住元朗七星崗村的61歲女子,早於11月2日發病。由於64歲病人也曾到過上環Heavenly Dance,以及Starlight Dance Club,不排除病毒由九龍帶入港島,形成跨區傳播。
此外,Heavenly Dance與Starlight Dance Club兩場地之間,也可能形成傳播。翻查資料,至少9名Heavenly Dance患者,報稱也去過Starlight Dance Club,據了解大部份是跳舞導師,如5515號29歲男子、5545號34歲男子,他們也是關鍵傳播人物。專家曾指,武肺病毒有可能經過飛沫、接觸以至場所環境等傳播。
至於數位染疫名媛如何受感染,根據她們均被列入「歌舞群組」相關個案,以及已知行蹤可知一二。如建生國際集團主席吳汪靜宜,是在Starlight Dance Club學舞;林建岳前妻謝玲玲,表示曾接觸過「歌舞群組」患者,自己也定時到Heavenly Dance Club練舞,最近亦有參與飯局。她們有否在舞廳以外接觸過病毒,也是破解群組爆發的關鍵。換言之,至少有三大可能因素,導致Starlight Dance Club大爆發,並波及社會各階層。
而上文提過最早發病的第5568號病人、61歲女子,居於元朗七星崗村,她到過跳舞的旺角金儷星,已波及49名患者,是爆發最嚴重的舞廳。資料顯示,其他患者大多住九龍或新界區,較多住九龍區的公共屋邨,潛伏期的行蹤,就只有到金儷星跳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