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美食家 | 81磅仍嫌不夠瘦一天磅三次 厭食症患者當Foodie:我好鍾意食嘢

複製連結 分享
琪琪說:「其實很多厭食症患者都很喜歡吃東西,只是即使眼前的東西多好吃,也不能吃,因為內心有個聲音不斷告訴你:『吃下去你就會變胖!』」(魏子朗攝)
琪琪不能吃的食物,堆滿一個購物車。(魏子朗攝)
琪琪最輕的時候只有81磅,但她仍覺得自己身上長很多贅肉。(受訪者提供)
中學時,琪琪因為體型偏胖,被同學取花名「豬扒」、「扒記」、「象腿」。(受訪者提供)
吃最少時,琪琪早餐吃一個麵包加一杯咖啡。(魏子朗攝)
一盒鈣思寶加一支能量棒,便是琪琪的午餐。(魏子朗攝)
琪琪只吃一盒沙律當晚餐。(魏子朗攝)
厭食是「討厭食物」嗎?患上厭食症的琪琪說:「其實很多厭食症患者都很喜歡吃東西,只是即使眼前的東西多好吃,也不能吃,因為內心有個聲音不斷告訴你:『吃下去你就會變胖!』那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因為自己已經無法控制自己。」
「每天要有肚餓的聲音伴我入睡」
琪琪在餐廳點了一份迷你漢堡及一杯脫脂奶咖啡,上餐時發現一份漢堡上有兩個迷你漢堡,每一個像奇異果般大。琪琪拿起一個,把另一個塞給攝影師:「你可以幫手吃嗎?我吃不下第二個。」後來她解釋,其實要吃的話,她可以勉強吃下去,但她聽見內心那個制止她的聲音。
其實琪琪以前很喜歡吃東西,一包餃子、兩串燒賣、兩碗飯也吃得完。直至2011年左右,她因感情問題,把自己投入工作,忙起上來便少了吃飯,一天只吃兩餐,漸漸瘦了下來。一瘦下來,便有朋友讚她:「你瘦咗靚咗。」她一上磅,發現自己輕了十多磅。「我的人生似乎一直跟『瘦』扯不上關係,但現在竟瘦了下來,以前穿不下的衣服現在也可以穿了。」
就像上天送她一份脫脂禮物,帶走了她身上的贅肉。於是她萌生了要一直瘦下去的念頭,這個念頭一天一天生長,最終結成「恐懼」的果實,「好怕又肥返,所以越食越少。好像只要吃少一些,體重便會輕一些,再吃少一些,又再輕一些。每天早上磅重,看見數字比昨天低了,便很滿足,覺得自己成功了、靚了。」
最終為了追求「瘦」、「美」,她陷進了迷宮。本來愛吃的琪琪開始迷上肚餓的聲音,「每天晚上一定要有肚餓的聲音伴我入眠,否則我會害怕:今天是否吃多了?明天是否會重了?」為了控制自己的體重,她曾一天磅重三次。
最輕81磅:仍覺自己肥
身高161CM的琪琪,體重最高峰時是130多磅,患上厭食症後,最輕曾跌至81磅。她覺得那時候自己的身體像被魔鬼控制着似的。她嗅到美味的蛋撻、飯香時,很想吃下去,但內心響起魔鬼的聲音:吃下去你就會變肥,變肥就不美了,那就沒有人喜歡你!於是她只能別過眼去,假裝沒有看見眼前的美食。
儘管那時候的她BMI只有14.1,遠低於標準的18.5,但她每天早上照鏡,仍覺得自己這裏有肉、那裏不夠瘦。回想起來,她覺得自己的思想是扭曲了,對「瘦」及「美」的定義也扭曲了。「因為對於厭食症的人而言,變重、變肥是一件相當恐怖的事,因為那意味着失控。在我眼中看來,今天重了零點幾磅,那麼明天就會一下子重十多磅。」
她瘦下來了,但同時也因此失去了健康。因為厭食症,她開始月經失調、怕冷、掉頭髮、低血壓、易暈、全身乏力、情緒起伏大⋯⋯
2014年,有朋友問她是否患上厭食症,她本來否認:「我那麼愛吃東西的人,怎會患上厭食症?」但她心底裏也意識到自己的飲食習慣改變了,於是上網尋找厭食症的症狀,才發現自己全都吻合。最終在那年暑假求醫。
「患厭食症像走進一條不歸路」
琪琪覺得,要承認自己患上厭食症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她是輔導員,一向是她輔導兒童、青少年,但現在調過來,她要看精神科醫生。這使她一度懷疑自己是否仍能勝任輔導員的角色。但她在康復的路途上,明白到陪伴與支持的重要性,現在反而更能明白被輔導者那種需要去面對、接受及被理解的感受。「不明白的人會說:你得嘅!你做到嘅!但我回想自己的經歷,其實我嗰一刻做唔到就是做唔到。因此我更能理解他們的難處。」
「很多人以為厭食症都是由減肥引起,其實不然。患上厭食症的人,可以是因為減肥、因為對自己要求太高、因為原生家庭的問題等等,就像是走上了一條不歸路。」而她自己的原因,她覺得是以前的自己過份壓抑,從不曾為自己發聲。
琪琪自中學開始已經略帶肥胖,那時同學戲謔她稱她「扒記」、「豬扒」、「象腿」,那時她不以為意,但種子已經撒下。「如果你沒有那個身形,別人也不會為你改這個花名。」琪琪這樣總結那時的感受,「這些無心的花名,卻使我的自尊心受到傷害,慢慢把自我價值建基在外表上。」
遲來的反叛期:斷絕所有社交
她以前是典型的「乖乖女」,學習成績不俗,每次被媽媽罵也從不還口。直至患上厭食症,她才終於忍不住爆發。過去幾年她與家人多次因為飲食問題在餐桌上爭吵,「佢哋成日想逼我食嘢,我就同佢哋拗。有時嬲起上嚟,我會話:『你咁想我食我就食畀你睇!』然後調過頭我又全都嘔出來。」
由於身邊的人常常評論她的身形、飲食習慣,慢慢地,她感到有壓力。「佢哋成日同我講:『琪琪,你太瘦喇,食多啲啦!』我知道佢哋係擔心我、關心我,但同時佢哋呢啲說話令我覺得好大壓力。因為當我未能達到佢哋嘅期望,我會覺得自己好冇用。」於是她把自己封鎖起來,有一段時間斷絕所有社交。
「我曾覺得這條路很孤單,好像沒有人與我同行。」琪琪說,直至她碰見一名飲食習慣與她相近的朋友,然後發現她也患有厭食症後,她才打開心霏,開始與朋友分享自己的病。但當她與朋友分享時,朋友的反應是:「我哋都估到你係有厭食症」、「我以後唔會叫你『扒記』㗎喇」、「你想食咩我都可以陪你」⋯⋯
目標:吃下半碗白飯
琪琪先後在Openrice及IG開賬戶,記錄自己每天食了甚麼,同時分享自己患上厭食症的經歷。沒想到因而吸引了餐廳找她試食,慢慢變成Foodie。但由於她現在仍在康復的路上走,很多食物仍十分抗拒,例如飯、意粉、炸物、雪糕等等,她最多只能吃一兩口,魔鬼的聲音又在耳邊縈繞。所以試食時,她總會帶上朋友或家人,她吃一兩口,剩下的由他們幫忙吃。
「Tasting使我踏出了第一步,要不是去做tasting,我也不會嘗試吃不同食物。好像蛋撻,我曾很抗拒吃蛋撻,後來一次鼓起勇氣吃下去,覺得好好食,現在慢慢可以接受吃蛋撻。」琪琪說,她不知道這條路何時才是終點,但她希望有一天,她能夠吃得下半碗白飯。
記者:黃桂桂
攝影:魏子朗
編輯:鄒仲安
點擊加入同路分享區(情緒病)助人自助結伴同行
點擊加入同路分享區(中風)㩦手復健 精彩人生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
7個港人技術移民個案分享 剖析7大定居城市好與壞
《移澳搶分手冊》 逐步部署
-----------------------------
英文版已登錄新版《蘋果》App按此下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