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婆婆腦退化|孫女棄全職教父母照顧97歲婆婆 試着成人尿片自學護老「點解重擔要一個人承擔」

複製連結 分享
文文最愛小時候這張強吻婆婆照,30年後今日再強吻一次,婆婆一樣開心。
婆婆不時幫忙摘豆角、芽菜,她開心,又能延緩手及腦退化。
在百貨公司買來,附木扶手的椅子,能幫助婆婆較易從梳化上起來。
一條成人尿片真的好大張,濕了水發脹更頂着身體,適時提醒老友記上廁所變得很重要。
婆婆像個孩子,好喜歡吃漢堡包同蘋果批,家人偶爾也滿足她。
一家人和工人姐姐一起分擔照顧婆婆的責任。
他們買過許多不同大小同牌子的尿片,甚至親身試着找出讓婆婆最舒服的穿法。
據政府2017年的統計,香港65歲以上人口將由2016年的116萬人上升至2036年的237萬人。當中患認知障礙症者會由2016年9萬2千人,急升至28萬人。腦退化,無記性,你以為是人生必然階段,但同時又覺得「冇咁好彩」而「唔理住」。但其實好多問題來得好突然。任何人都可能突然患病或變成照顧者。

孫女寧做Freelancer 專心照顧97歲腦退化婆婆

張靜文(文文)的婆婆97歲,確診中度認知障礙。文文爸爸:「佢個性格坐唔定,12年前八十幾歲仲行動自如周圍去玩,嗰日佢追地鐵跌親昏迷,醒來就失去自理能力,要坐輪椅。」文文很疼婆婆的,近年她由全職活動搞手轉做Freelancer,與七十多歲的爸媽,工人姐姐一起照顧婆婆。還寫了專頁 《我家有個大BB》,分享與婆婆的生活趣事及護老資訊。早陣子她就親身試穿尿片,寫晒心得貼士,統計埋尿片花費,要幫婆婆找出舒服的穿片法,幫照顧者們省錢。

婆婆行動不便頻換屎片 親試屎片搵出最舒適一款

婆婆同好多老友記一樣,晚上鍾意搣片,照顧者崩潰,文文的反應是:「婆婆仍在睡,片片卻在床頭,屁股位置同被鋪濕晒,她一定好不舒服。」首先,其實老人家大概個多小時就要上一次廁所,文文跟家人,姐姐每個多小時,都會提及帶婆婆做上廁所訓練,「初期時我們試過一次用六、七條尿片,一條尿片要七元好貴啊。但原來日間中心的姑娘這樣訓練她,就省好多錢及麻煩。」晚上這招不行,護老院姑娘教她讓婆婆穿防搣片褲,那其實是套連身工作服,手伸不進去就撕不走條片,文文想起都難受:「佢係搣唔到,但還是不舒服吧。」她索性十二小時試穿婆婆的各款尿片 ,執出滿櫃子尿片片芯床墊細細講。「褲仔薄啲但較舒服。片芯就好似衞生巾般髒了就換;防水床褥濕了都很難乾的,鋪床墊......」她攤開多晚上用的尿片,硬梆梆大過張毛巾,已遮住半身,她笑言:「坦白說我未過到自己那關去大便,只能小便,測試它去多少次廁所會滿,哪裏最不舒服。滿了會墜又常甩褲。」褲子裏的吸濕珠珠濕了會膨脹:「未濕前穿上都好似相撲手般頂住大脾位,對腳合不起來。」「發脹的珠珠會頂着你,怕它漏,你不敢動又不舒服,我筋骨靈活都周身唔聚財,你大腿撐開太久都會累。」有些老友記肌肉鬆馳,大小便沒感覺,但一打開條片東西就會『跌出來』。所以有些院舍規定四小時才幫長者換一次尿片,明白是人手問題,但你想像到有多不舒服。她們甚麼都試,最後試出給婆婆穿尿片後再加棉質內褲包住屁股,婆婆有安全感,沒再搣片就一天都光晒。

改裝加裝家居用品 方便婆婆起居生活

他們一人諗啲,為婆婆安裝合用的家居用品。爸爸將木板,架在婆婆的助行器上變了小小工作間,婆婆在上面數大銀、摘芽菜,戴耳筒放iPad看粵劇。地上放小型單車機,婆婆扶着助行器就可做運動。房間裝自動感應燈,預防婆婆晚上起來未開燈就跌倒。婆婆好喜歡廳中的大梳化,但現在她腿不夠力,每次都好難站起來。他們在百貨公司找來有木扶手的椅墊加上,婆婆就可保住自己的王座。連爸爸都覺得,他們家好幸運,有空間,有家人又有時間,「特別是文文,她年輕,可以多看這方面的資訊,學了又回來教我們(例如扶抱技巧)。我們不可以期望一個九十多歲的老人家越來越好,不變差我們都好開心。」媽媽有時請婆婆幫忙摘菜摘芽菜,專心的手部運動,是延緩腦退化的健腦操;老人做回她昔日做的家事,覺得自己有用,讚她幾句她又開心,摘了一碗芽菜,全家都幸福。「冇咗阿女我真不知道怎辦。」媽媽的感受更深:「婆婆腸胃不好常拉肚子,老實說我處理起來都覺得難受,文文卻不介意。有時嚴重時她一天要換十幾條尿片,沖十幾次涼。但婆婆比我還重,我不是不想照顧她,而是我自己都照顧不了。」

社區有支援 「救咗我一命!」

文文的房間,除了成套《大人》,還有好多關於護老,或照顧者資訊的書跟雜誌:「我想追時間。」香港是個有趣的地方,做新手父母你會找到好多建議,又有陪月又有討論區,但護老難得資訊。大家都知道腦退化只能延緩,若我們能早點從長者腦退化迹象,總好過她失去自理能力才學習處理。這些年來,她靠參加講座展覽,聽前輩分享,上網找資料,或親身去不同的服務中心學習護老知識及資計。幾年前獲得《大人雜誌》創刊時的《全港認知障礙症資源地圖》,詳列社區中不同形式的支援與服務站,簡直:「救咗我一命!」原來家附近已有不錯的日間中心,原來政府醫院可安排專人來做家居評估,計劃安裝怎樣的扶手或安全設施。而香港也非缺乏護老支援,去年羅致光說政府總福利開支過千億,安老服務開支增幅就超過60%:「可能是宣傳策略的問題,好多服務只在自己網站或中心貼通告,但若我連有個中心都唔知,又點識搵你出來幫手呢?變成有服務冇人用,有人又冇服務用 。 」

跨代照顧者不合資格被拒門外 重擔一人承擔壓力大

文文提早學習,有心,動人,但都碰過不少釘。原來好多資源都規定給直系照顧者參加及使用,跨代照顧者常會不合資格被拒,「因為我們這一代,好多都是爺爺嫲嫲帶大的,跨代照顧者也越來越多。為何跨代,因為婆婆年紀大囉,我父母都七十歲,也隱喻我除了家裏照顧婆婆外,家裏還有另一層將會被照顧的。」香港常見的照顧者問題,一是伴侶照顧者高齡化,二是將長者交給一個家庭成員全力承擔。情緒、壓力,或長者離世後,若照顧者難以重投社會,又引起另一層問題。問文文會否擔心將來,她仍顧着拖着婆婆手散步看花花:「嗯,我相信,跟我一起的都會接納我的家人,好似爸爸般。」她也擔心將來爸媽同有機會腦退化:「所以就要早點學習各種應對方法,減低將來的壓力。」訪問前我跟他爸爸一樣,覺得這家人人真好,又幸運,有時間。但幸運以外,都是選擇:「外國人常說,照顧一個小朋友是一條村的事;那照顧一個老人家都是呢。為何要把重擔都擺在一個人身上呢。」願每個人都能釋放壓力,保有自由,望能解決更多問題。
記者:陳慧敏
攝影:郭于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