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消息︱新填地街爆疫唐樓多劏房亂駁渠位 測量師學會前會長嘆「死症」

複製連結 分享
測量師學會前會長何鉅業形容地台設置不達標是「死症」,無法透過簡單改裝解決問題。資料圖片
測量師學會前會長何鉅業形容地台設置不達標是「死症」,無法透過簡單改裝解決問題。資料圖片
油尖旺區議員何富榮指最初早已通知當局,相關唐樓並非4幢大廈,而屬一梯數伙,但當局仍然判斷只要求26號單位強制檢測就足夠。資料圖片
仁石樓有氣喉生草情況出現。資料圖片
油麻地新填地街20至26號雙數門牌的4幢相連唐樓爆疫,衞生署昨始將全部居民送往檢疫。香港測量師學會前會長何鉅業今早在港台節目指,有關大廈劏房多,未能看到單位內的渠位,形容「亂駁程度係估計唔到」,但劏房通病是加裝廁所,令喉管擺位明顯出錯。
何鉅業說,劏房通常增加廁所位置後,去水地台和廁所全部接駁到一條粗排污管,而排污管上可能有兩、三個接駁位,喉管斜道不足,加上無加裝U型隔氣管,每次沖廁都很容易影響到隔籬單位,出現臭味走到屋內及污水倒灌等問題,而每層坐廁的糞渠並非設有反虹吸管,病毒可以透過地台去水位入屋。他形容地台設置不達標是「死症」,無法透過簡單改裝解決問題,但由於涉及改動間隔,業主不會處理。

區議員斥衞生署初期判斷錯誤遲遲不撤離

油尖旺區議員何富榮則在商台節目指,新填地街的居民對爆疫感到擔心,附近人流亦明顯減少,相關唐樓的大部份居民昨已被撤離,晚上曾一度發現仍有一個單位亮燈,有住戶在內,遂立即向相關部門反映,警員其後上門拍門帶走3人。
他亦坦言,昨日與當局溝通上有困難,衞生署突發的撤離行動,事前並無通知當區區議員,凌晨5時開始行動,但至7時40分才通知區議員。他亦說,爆疫多天才決定撤離,相信期間衞生署有可能錯誤判斷疫情擴散速度,又指最初早已通知當局,相關唐樓並非4幢大廈,而屬一梯數伙,但當時仍然判斷只要求26號單位強制檢測就足夠,直言當時衞生署判斷錯誤,亦相信是由於不太了解當區實質情況,希望加強溝通。

石蔭邨仁石樓喉管生草 何鉅葉:影響喉管結構完整性

另外,葵涌石蔭邨仁石樓三個同屬09室座向的單位出現確診個案,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昨到視察後,發現有確診單位曾改動喉管,亦有氣喉生草情況出現,懷疑出現喉管傳播,需要全幢居民強制檢測,09室居民亦要檢疫。何鉅業說,有機會因為有人在裝修時改動喉管,造成病毒傳播,而部份樓層排污渠生草,原因之一可能有種子隨風飄到渠管,亦可能因為漏水。他呼籲如有發現渠位生草,會影響喉管結構完整性,必須將草移除並檢查,如果草的根部已滲入喉管生長,造成破損滲漏,就要立即維修及更換滲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