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臟病|通波仔新技術 鑲鑽導管助快速打通血管減手術風險 要唔要通波仔可先計分做評估

複製連結 分享
心臟科專科醫生何鴻光指,治療技術日新月異,使用哪種方法取決於病人實際情況。
隨着科技進步,檢查血管的技術越來越成熟,也越來越清晰。左起為電腦斷層掃描、X光造影、血管內腔超聲波檢查、光學相干斷層掃描。 受訪者提供
光學相干斷層掃描(OCT)需要以顯影劑將紅血球暫時沖走,有一定風險。 受訪者提供
球囊內的顯影劑及鹽水蒸發,形成衝撃波,將鈣化斑塊震裂。 受訪者提供
高速旋磨術利用鑲有微細鑽石粒的導管,高速磨碎血管內的硬塊。 受訪者提供

冠狀動脈血流儲備分數(FFR)指標 可有效協助評估病人是否要做通波仔手術

處理俗稱心臟病發的急性心肌梗塞,最為人熟悉的方法相信非「通波仔」(冠狀動脈介入治療)莫屬。通波仔手術在70年代面世,時移世易,現時已經有越來越多新技術,能夠更準確地幫助醫生和病人。

心臟科專科醫生何鴻光指,現時有一項名為冠狀動脈血流儲備分數(FFR)的指標,能有效協助醫生判斷病人的血管栓塞情況是否需要以手術處理。FFR是一項心臟功能性測試,醫生會將壓力測量導線引導至懷疑病變位置,再測量其壓力,以觀察心肌血流貫注是否充足,再按情況決定治療方案。何鴻光醫生說:「有些病人的血管栓塞近九成,這無疑要立即做手術;有些病人的血管只栓塞了兩三成,基本上不會施手術處理。但其餘栓塞情況介乎五成至七成者,醫生究竟有沒有需要為病人做手術?FFR此時便可以發揮作用,確保醫生不會做多做少。」另外,FFR適用於多支血管病變的情況,何鴻光醫生說:「即同時有數條血管收窄時,哪一條血管引致病人出現最多症狀?FFR就能幫助醫生決定是否須要處理病變。」

檢查方法視乎病人情況而定

若醫生決定以手術處理栓塞,便要進一步檢查血管栓塞的情況,再決定手術使用哪類器械或技術。何鴻光醫生指,他們過往會用電腦斷層或X光造影掃描,檢查動脈血管,不過影像不太清晰。後來有更清晰的血管內腔超聲波檢查(IVUS),不過仍不及光學相干斷層掃描(OCT)清楚。OCT是一條很幼且帶有鏡頭的導管,放入血管後會用顯影劑暫時沖走紅血球,並發射近紅內線,近紅內線接觸到血管壁後,便能將血管環境傳送到儀器上,以便醫生觀察。

何鴻光醫生解釋,OCT能看到血管具體收窄情況、鈣化斑塊的範圍、血管內膜有否撕裂出血、支架大小及位置是否準確等,惟問題是使用OCT須要向病人注入顯影劑,病況不穩定的病人身體未必能承受,較適合使用IVUS檢查。何鴻光醫生補充指,IVUS的好處在於醫生使用此技術多年,十分熟練,亦毋需注射顯影劑,檢查的時間也較OCT短,相對安全。何鴻光醫生說:「每做一個檢查,醫生都要考慮清楚風險。當然醫生會想知道更多、看得更清楚,但越知得多,便越要付出代價。」

衝撃波震碎鈣化斑塊

除了檢查方法,其實處理栓塞血管的手術都有新技術。冠狀動脈介入治療之所以俗稱通波仔,是因為醫生會在堵塞的血管放入各類球囊,再用顯影劑使其膨脹,一下子撐開血管。這些球囊包括普通球囊、高壓球囊、橡皮球囊、刀片球囊等,它們各自能製造出不同程度壓力,應付不同程度的栓塞,將鈣化斑塊撐裂。何鴻光醫生說:「普通球囊一般可以打到12至14大氣壓力,高壓球囊則能達20大氣壓力,而橡皮球囊更可達35大氣壓力。刀片球囊即球囊表面帶有刀片,在球囊脹大時,幫助切開斑塊。」

何鴻光醫生強調,通波仔技術雖已沿用多年,但其實仍有不盡完美之處。何鴻光醫生說:「有一個風險,就是怕球囊突然一下子鬆開,會撐穿血管。」去年中,香港引入新的衝撃波(shockwave)通波仔技術,慢慢成為主流通波仔方法。此方法同樣使用球囊進行,球囊內有鹽水和顯影劑,當球囊到達栓塞位置便能發出能量,將顯影劑和鹽水蒸發,所釋出的能量和壓力能將血管壁的鈣化斑塊震裂,好處是力度較平均,刺穿血管的機會也非常低。

鑽石高速鑽碎硬塊

此外,針對有嚴重鈣化斑塊的情況,現時也有較新的高速旋磨術。何鴻光醫生解釋道:「導管前端鑲有微小鑽石粒,透過每分鐘達16萬至18萬轉的高速旋轉,可以將斑塊鑽碎成極微小的粉狀,打通血管。」

何鴻光醫生憶述在通波仔技術面世前,醫生能夠做的就只有處方阿士匹靈、為病人打嗎啡止痛,並用硝酸甘油擴張血管,再看病人造化,何鴻光醫生說:「還有一件事是見病人的家人,告訴他們醫生已經盡力,要看病人能否捱過48小時危險期。」治療方法日新月異,何鴻光醫生強調,遇上血管栓塞要使用哪種技術,完全取決於病人的實際情況,療法因人而異,如有疑問最好尋求醫生專業意見。

記者:李煒汯
攝影:許先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