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病|90後患雙料精神病兼讀寫障礙 苦讀成社工助人上司讚工作優秀

複製連結 分享
曾佩霖患有躁鬱症及邊緣人格障礙,亦有讀寫困難,但無阻她成為社工,至今已入行七年。
Christie會畫流體畫宣洩情緒,並叫它做「失控畫」,因顏色能控制,但花紋則不受控。
前上司吳汝彤讚Christie在處理個人情緒之餘,還不忘助人。
去年Christie自立門戶服務特殊學習需要學童,圖為學童製作的環保蠟筆。
與Christie離合多次的男友葉定璋指她有一股儍氣,十分吸引,從未見過她情緒失控。
Christie現時仍需要早午晚定時服藥,以防復發。
精神科醫生歐陽國樑
精神病往往是負面標籤,幾乎人人都怕患者突然「發癲」,患者要面對病情和歧視,生活從不易過。28歲的註冊社工曾佩霖(Christie)患有躁鬱症邊緣人格障礙兩種精神病,又有讀寫障礙,縱然路不易走,但亦無阻她成為社工,成立非牟利組織,助人自助。
自幼缺乏安全感的Christie,父母經常吵鬧甚至動武,既沒家庭溫暖,就連在學校也無依無靠。或許受家庭壓力影響,她經常在學校做出令人費解的行為,例如把頭撞向牆壁及桌子,又會吃掉紙張,同學們都不敢跟她說話。Christie後來在教會結識朋友,但那時教會被指異端,家人阻止她到教會,她卻向記者澄清,結果惹來傳媒追訪,教會更批評她多管閒事,從此不讓她踏入教會半步。她說:「當時壓力大得經常覺得被跟蹤和失眠,情況持續數年,以為升上中學便可重新開始,怎料記者竟在我學校門口等我。」
壓力爆煲的她,中二那年走到學校附近商場的天台,打算一躍而下。她憶述:「結果被老師發現,立即送院,由兒童精神科跟進。醫生想我服藥,我不肯;後來要見心理學家,但感覺沒太大作用,於是慢慢沒再求醫。」學校勒令Christie停學,之後她重返校園,幾乎每日都要見駐校社工,「我以前不愛說話,每次都是大家坐着互望、默不作聲。」

會考失利 報讀社工服藥治療

因為情緒問題加上有讀寫障礙,例如把英文生字的字母次序調亂,Christie會考失利,曾到超市做收銀員。日復日刻板沉悶的工作,令她重新思考前路,好動的她考畢歷奇證書後,覺得行業發展空間不大,之後發現社工可以辦小組帶人去不同地方玩,報讀香港專業進修學校社工高級文憑。「但若有些事自己處理不好,社工路就很難行,所以我找社工轉介,重新見精神科醫生和心理輔導。」經診斷後,Christie證實患有躁鬱症及邊緣人格障礙,開始服藥治療。
雖然有藥物控制病情,但Christie當年仍不時復發,讀社工第一年已經因病發要入院休養,老師和同學會到醫院探望她,更帶筆記讓她溫習。直至最後一年要實習,她因為邊緣人格障礙而無法與個案建立關係,「我很想跟對方交心做朋友,但遭拒絕,我覺得他很不喜歡我,所以我一離開中心便大哭起來。」她謂這是寶貴經驗,自此知道應與個案保持距離,也學懂如何拿揑關係。實習以外,一次考試亦教Christie驚心動魄,因她渴望以正常方法完成課程,在學期間從未申請學習障礙調適,結果有一科補考後仍不及格,險些要重讀全個四年課程,「其實我是懂的,但我串字有問題,老師看不懂我寫甚麼。」最後她申請調適,學校准她以電腦應考,電腦能自動修正錯字,她亦順利畢業。成為註冊社工至今七年,Christie曾於多間機構任職,首兩間服務特殊學習需要學童,亦要負責親子活動等。成為社工後,她已很少受病情困擾,唯獨是有一次覆診後情緒波動較大,無法如期舉辦活動,幸得同事體諒,「當時致電上司說我回不來,她也說不想我回來用小朋友去忘記當刻情緒。」

實習失控 幸同事體諒上司讚

Christie在「香港宣教會恩霖社區服務中心」的前上司吳汝彤指,Christie的工作表現良好,由於她的職責不涉太多文字處理,所以讀寫障礙對工作影響不大。她稱Christie的病情從未直接影響服務對象,即使曾因情緒問題而長期請假,她亦十分體諒,吳姑娘說:「有些同事受傷、生病,也要請長假,其實情況一樣。我們做社工,明白每個人都有經歷和獨特之處,所以是沒問題的。」她指Christie懂得運用自身經歷去幫助別人,而非只埋怨自己有不同障礙,她更發現離職後的Christie比想像中有更多優點,「她離開正規全職工作,現在要兼顧自己情緒之餘,還多線發展,幫助跟她情況類似的人,充滿鬥志。」

男友回頭 盼改社會觀念

Christie去年成立非牟利組織「香港共融發展協會」,服務有特殊學習需要學童,亦為殘障人士舉辦戲劇及手工工作坊,希望社會多點包容和體諒,男友葉定璋(豆漿)有時也會幫忙運送物資。
豆漿與Christie相識於中學儀樂隊,二人自中學離合多次,去年再續前緣,豆漿說:「這女孩很好,有股儍氣,又很為我設想,所以想繼續在一起。」認識多年,豆漿從未目睹Christie情緒失控,「只在儀樂隊訓練時見過她自殘一次,另外,以前有時會突然無法聯絡她,但她過一段時間又會自動現身。當時年紀還小,我沒想太多,也不知道甚麼叫精神病,後來慢慢了解更多,才知道她這些行為背後的原因。」
現時Christie仍要每日服藥,情緒偶有起伏,但已多年沒有嚴重復發。她有時會將自己關在房間冷靜,有時又會畫流體畫宣洩情緒。她說:「我叫流體畫做失控畫,因為能控制的就只有顏色,但成品花紋則不太受控。」她以失控畫比喻人生,認為人生有很多事可以控制,但有些卻不能,「若你願意欣賞,其實它是一幅很漂亮的圖畫。」 回望自己不平凡的經歷,她說:「很多人都覺得有障礙的人是社會負累,我不同意。我有特殊學習需要,又有精神病,但我面對小朋友,我能有多點耐性、能多花心機去探索他們行為背後的原因,這是我與其他社工不同之處。我希望從改變小朋友開始,為社會做一點事,令社會觀念變得不同。」

生理心理交煎 任社工有利有弊

精神科醫生歐陽國樑指,躁鬱症的病人同時有情緒過於高漲及過於低落,抑鬱情緒以月計甚至以年計出現,但躁狂則以日計、以星期計。雖然躁鬱症可能由壓力誘發,但終究是腦部傳導物質出現問題,需以情緒穩定劑、抗抑鬱藥、思覺失調藥治療。他又稱躁鬱症復發率高,若病人曾有一兩次明顯發作,多會建議病人長期服藥。
邊緣人格障礙則指患者狀態介乎正常、情緒病、思覺失調之間。他說:「任何性格走得太極端、太影響生活和人際關係,均屬性格障礙。」此病雖屬心理問題,但亦可能與躁鬱症有關聯,「躁鬱症令情緒不穩,遇到的挫折特別多,有機會形成邊緣人格障礙。」症狀包括容易暴躁、失落、有自殘傾向;性格多為疑心重,難與人建立關係,思想也較極端。
歐陽醫生指,藥物對患者僅有紓緩作用,必須靠引導患者制定人生目標等心理治療解決。病情受控後,患者便能如常生活。他認為,患者從事社工等講求溝通的行業有利有弊,好處在於他們情感豐富、有同理心,能從工作得到正面回饋,助人同時自助。不過他提醒,社工要比較冷靜,以免過份投入而出亂子。
記者:李煒汯
攝影:張志孟、許先煜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