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印裔居民稱小區衞生惡劣爆發「不出奇」 區議員促派專家到場視察喉管

複製連結 分享
本報記者攝
本報記者攝
警方今午約5時以橙帶圍封涉事大廈所共用的24號出入口。本報記者攝
衞生署身穿保護衣人員駕駛16座小巴在24號門口等候,有至少7名包括南亞裔居民上車。本報記者攝
在場有警員為居民登記資料。本報記者攝
印裔男Aditya在廣東道504至512號大廈居住,他指附近一帶居民沒有認真看待疫情,只顧自己享樂,又指區內人口密集,對疫情爆發並不驚訝。本報記者攝
居民李小姐說,對疫情感到擔心,但暫未收到通知要強制檢測,認為只做一次檢測並不足夠。本報記者攝
衞生署今午3時亦在炮台街多元文化活動中心舉辦講座,教導市民衞生常識,連同區議員也僅約30人出席。本報記者攝
大角嘴北區議員李傲然稱,區內較多舊樓,排污和排水等情況令人憂慮,也有劏房等,促政府盡快派專家到現場視察,和派員到大廈清洗。本報記者攝
油尖旺區副主席余德寶指,對區內確診數字急升至全港首位感到擔心和詫異,他又指,本月21日區議會原定有食物環境衞生的會議,惟過去政府部門以疫情為理由拒絕會議。本報記者攝
王女士指,上月才剛搬到上址,未料到新居竟成為疫廈。本報記者攝
李先生指,居於唐樓,維持大廈清潔僅靠居民自律,希望衞生署協助派員清潔疫廈。本報記者攝
油麻地碧街15至27A唐樓共有3個單位有人染病,確診個案共有3人,需要強制檢疫。本報記者攝
油麻地和佐敦一帶近日成為「疫區」,政府宣佈,彌敦道、佐敦道、廣東道、甘肅街一帶的樓宇,只要大廈內有一宗確診個案,將納入強制檢測範圍。有在廣東道居住的印度人說,區內爆疫不出奇,因有人不戴口罩和隨地吐痰。有區議員指,區內不少居民為少數族裔,部份人不知道將要做強制檢測,斥政府未有顧及語言不通的問題,又指區內舊樓林立,促政府派專家到場視察喉管問題。
一批身穿保護裝備的人士傍晚6時許抵達油麻地、佐敦一帶,並手持強制檢測公告分批進入有確診個案的不同大廈。穿保護衣人員絕大部份為南亞裔人士。據了解,有關人員是民政處安排,民政處亦已有清單,列明約20幢需要接受強制檢測的大廈的地址、確診個案編號及有無法團管理等資料。

印裔男稱炮台街衞生惡劣 針筒藥物隨地掉

印裔男Aditya在廣東道504至512號大廈居住,毗連有一宗確診而要做強制檢測的廣東道514號大廈。他說,所居住大廈過去數月有1至2宗確診,但不清楚今次有無份做強制檢測。
Aditya認為,政府要求區內多幢大廈強制檢測,能找出大廈確診者。但少數族裔未必太清楚情況,因政府的通告只是中和英文,估計只有一半少數族裔能看懂政府的通告。
他指,所住大廈內衞生情況尚可,炮台街一帶衞生惡劣,有人隨地吐痰,也有見過有針筒和藥物隨地扔。他說,因人們沒有認真看待疫情,只顧自己享樂,又指區內人口密集,對疫情爆發並不驚訝。
尼泊爾聯會主席Rana Ray說,政府的小冊子應加入圖片,方便少數族裔明白。他指,支持政府推強制檢測,但要先告知社群內的人士事態,政府應增加不同語言方便少數族裔明白。

炮台街46號現1宗確診要強制檢測 居民嫌未夠嚴厲

因應政府收緊強制檢測,只有1宗確診個案的炮台街46號需要進行強制檢測。現場所見,炮台街46號的大廈街號為44至48號,大廈門外未見張貼強制檢測或有人確診的通告。居民李小姐說,對疫情感到擔心,但暫未收到通知要強制檢測,認為只做一次檢測並不足夠,又指政府可更為嚴厲,全幢送去隔離檢疫,「(14日喎?)都係嘅,但冇辦法啦」。
炮台街46號地舖電器店負責人李先生亦說未收到通知。他說,支持強制檢測,認為至少可知悉自己有無受感染,但相信較難做到「清零」,除非全港強制檢測。他指,不擔心生意因此變冷淡,「一來疫情,二來社運,已開始靜」,又說區內有不少人沒有配戴口罩,「少數民族一班朋友咁樣,就通常唔會戴」,店舖惟有加強衞生防疫。

衞生署舉辦衞生講座 僅30人出席

衞生署今午3時亦在炮台街多元文化活動中心舉辦講座,教導市民衞生常識,連同區議員也僅約30人出席,出席者包括南亞裔居民,衞生署派發少數族裔語言的傳單。尖沙嘴西區議員陳嘉朗會上指,區內有不少少數族裔人士,因語言不通,不知道自己需要做強制檢測,「唔識中文好正常,英文都係有限公司」,促當局加強與少數族裔溝通,例如強制檢測的通告應印上尼泊爾文或烏都語等。衞生署回應指,會反映通告問題。
陳嘉朗會後補充,廣東道不少舊樓沒有業主立案法團,例如廣東道514號和577號等。探訪後發現,有一半單位居民為尼泊爾人,相信該區居住的南亞裔人士以尼泊爾人為主,而尖沙嘴則是巴基斯坦和印度人為主,但政府明知廣東道和新填地街等為尼泊爾人聚居的地方,「點解唔出返張尼泊爾文的通告,擺低咗張中文英文就走咗去?」他指,當局將開啟官涌體育館作流動檢測中心,質疑是否足夠消化區內人數,「咁就唔算好遠,但最重要係通知到佢哋」。

區議員指區內多「三無大廈」 促政府加強聯絡

大角嘴北區議員李傲然稱,區內較多「三無大廈」(沒有成立法團、沒有任何形式的業主/居民組織、沒有聘請物業管理公司),指民政處和衞生署可加強聯絡,例如新填地街26號是相連大廈,但當局只安排26號居民做強制檢測,相連的20、22和24號就不用做檢測,反映政府決策工作離地。他指,區內較多舊樓,排污和排水等情況令人憂慮,也有劏房等,促政府盡快派專家到現場視察,和派員到大廈清洗。
李傲然指,衞生署今日的講座只有少數居民知道,更只有中英文簡報,批評政府態度愛理不理,少數族裔居民未能得悉最新事態,令抗疫工作「事倍功半」。對於政府收緊強制檢測標準,由2宗確診減至1宗便要強制檢測,他稱,居民未必在大廈受感染,因社區可能存在其他隱形傳播鏈,政府強制檢測新門檻是「斬腳趾避沙蟲」,亦不足以防疫,「政府唔能夠確切做好防疫,例如持續唔封關。香港一路以來唔封關,搞到全香港人要埋單」。

油尖旺區副主席:因為語言不通做唔到防疫?

油尖旺區副主席余德寶指,對區內確診數字急升至全港首位感到擔心和詫異,「政府搵唔搵到源頭?係因為多少數族裔聚居,佢哋唔理解、語言不通做唔到防疫?定有源頭喺度?」他指,本月21日區議會原定有食物環境衞生的會議,過去政府部門以疫情為理由拒絕會議,但現時情況危急,需要聯合議員就防疫情況召開會議。他又稱,炮台街多元活動中心較近重災區,不明白政府為何不借出來作流動檢測中心。
因應油尖旺區近期嚴重爆發,政府要求位於彌敦道、佐敦道、廣東道、甘肅街一帶的樓宇,只要大廈內有一宗確診個案,都會被納入強制檢測範圍,較以前要有2宗個案才強檢的標準收緊,但無確診個案的大廈不需強檢,料涉數十幢大廈共數千名居民,希望造成類似小區檢測,截斷傳播鏈。

碧街疫廈居民未知鄰居確診

在油尖旺區的另一邊,油麻地碧街15至27A唐樓共有3個單位有人染病,確診個案共有3人,需要強制檢疫。現場所見,大廈樓高9層連閣樓、一梯兩伙,但被劏成多個單位出租,有不少南亞裔人士居住。出入大廈的居民均表示,因未及留意新聞,不知道有鄰居確診,但對於社區連續爆疫感到驚慌,對強制檢測措施表示歡迎,希望能截斷傳播鏈。
居於劏房單位、育有兩子的王女士指,上月才剛搬到上址,未料到新居竟成為疫廈。她批評,大廈共用設施污糟,「都驚呀,有兩個小朋友,出出入入都驚,細路仔喺樓梯摸來摸去」,所以每天都會消毒家居,避免打開家門。她又指,油尖旺區疫情大爆發,除了接送小朋友補習外不敢外出,亦會避免到濕街市買餸,改到派飯機構取飯盒。
任職夜更保安員的李先生居於「一劏四」的套房單位,房內設獨立廚廁,喉管估計已有一定歷史,擔心有傳播風險,故對檢測不抗拒,「冇麻煩,應該嘅」。他又指,居於唐樓,維持大廈清潔僅靠居民自律,希望衞生署協助派員清潔疫廈。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