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病|遭校園欺凌學生患思覺失調 屢醫無效還須家庭治療父母關愛

複製連結 分享
精神科專科醫生麥棨諾。
精神科專科醫生麥棨諾。
嘉宜已經是第三次來到我的診所,父母仍是弄不清楚她患上了甚麼病,也不能理解自己一直引以為傲的女兒,竟然要來到精神科診所就診。

嘉宜是應屆文憑試考生,自小品學兼優,不僅做事認真,成績從未在三甲之外。自15歲開始,嘉宜無故出現幻聽、幻覺、又經常覺得有人監視自己,漸漸連入睡都出現困難。此情況持續了3個月,嘉宜被送到醫院,進行了一大堆檢查,被兒童精神科確診為思覺失調。可是,嘉宜服用處方藥物後,病情沒明顯的進展。父母很疼愛她,生怕公立醫院的檢查有所不足,除了讓她繼續在醫院覆診,還不斷詢問朋友的意見,帶嘉宜訪尋不同的精神科醫生,希望得到明確的診斷。

尋尋覓覓,嘉宜終於找到一種藥物讓她的病徵得到明顯的改善。可是,藥物的副作用對她的影響很大,嘉宜不單感到頭暈想吐,更會在白天無故嗜睡,突然在課堂中入睡,嚴重影響其學校生活。嘉宜最後因忍受不了藥物嚴重的副作用,與醫生商量過後,暫時停止所有藥物。

停藥後不到兩個月,嘉宜又再出現疑似思覺失調的症狀。父母不明所以,又再帶嘉宜遍尋不同的專科醫生,進行各種各樣的檢查,仍沒發現有任何異常,最終還是轉介至精神科。此次,醫生診斷嘉宜患上情緒病,並處方了調節情緒的藥物。可是,她的病徵不僅得不到改善,更出現突如其來的肌肉收縮、四肢抽搐及喃喃自語,情況會持續20分鐘、甚至長達一個小時。最後,輾轉之下,嘉宜來到我的診所。

最初兩次的見面,我對嘉宜之病況感到滿是疑惑,表象似是思覺失調,卻又沒有此病的一些既定反應,調節情緒的藥物又對其無效。直到第二次會診後,嘉宜在父母不在場的情況下,向我透露她早在幾年前,於學校目睹校園欺凌,她選擇做旁觀者,不參與也不加意見。漸漸地,她在校的優秀表現,惹起同學們的妒嫉,轉向欺凌她,她曾多次向父母反映,父母卻愛理不理、置若罔聞。

進一步與嘉宜傾談後,發現她的表徵,只是向父母報復的方法,或者說是向父母表現不滿的途徑。父母長期以來都醉心工作,對嘉宜的學校與社交生活均不太關心,連她被欺凌的事宜也不以為意,只把心思放在嘉宜的成績之上。

其實,嘉宜最需要的是家庭治療,她感受不到父母對其愛護,只感到父母非常在意她的學習成績,其他的一切,彷彿都不被他們放到心上,她深深感到被父母所忽略,因而做出一連串奇怪的行為,藉此引起父母的關注。經過數次的家庭治療後,父母學會聆聽嘉宜的心聲,也學懂如何表達關懷之情,嘉宜感受到父母的愛後,病徵亦大幅度地減少。

撰文:精神科專科醫生麥棨諾
編輯:鄒仲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