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髓瘤根深蒂固 易重新活躍 新一代雙標靶治療 助長效控制病情

複製連結 分享

特約報道|骨髓瘤的可怕之處,在於骨髓遍佈全身,癌細胞會於全身多個位置同時發作,加上發病較慢,到有明顯徵狀時,癌細胞通常已「根深蒂固」,難以根治。有血液及血液腫瘤科醫生指,雖然雙標靶治療副作用已比化療少得多,但每周注射蛋白酶抑制劑(PI)既麻煩,也有神經線痛及增加心臟衰竭的風險,有個案在治療期間,因未能承受副作用而須減藥或停藥,打亂治療計劃;幸近年標靶藥物不斷改良,新一代PI藥物副作用風險大減之餘,口服方式更方便病人使用,適當使用有助長遠控制病情。



癌細胞潛伏骨髓 可引發骨痛、骨折

液及血液腫瘤科醫生區永仁醫生指出,B淋巴細胞進化成的漿細胞存在於骨髓中,負責製造抗體,對付細菌和過濾性病毒。一旦漿細胞出現變異,成為癌細胞,便會形成骨髓瘤(又稱「漿細胞骨髓瘤」),並會製造過多沒有正常功能的抗體「球蛋白(Ig)」。本港每年有約300宗骨髓瘤新症,發病高峰期為7075歲,但臨床上亦有一些40歲左右的較年輕患者。此症發病成因包括基因問題、遺傳,以及外來因素如吸煙等。

相對其他類型的癌症,骨髓瘤的病情發展較慢,病發初期亦多無明顯病徵,患者可能在多年後才發現病情。區醫生表示,臨床所見,大部份個案都是在血液檢測後,或到後期出現明顯症狀時,始發現骨髓瘤:「科學家推斷,患者體內首次出現骨髓瘤癌細胞,與他們正式確診,中間可能相距達10年之久!」

他續指,漿細胞變異會侵蝕骨髓,並不斷自我複製,可佔據骨髓高達90%(正常僅佔5%以下),患者可能會出現骨痛和骨折,甚至骨髓衰竭。患者亦會出現貧血、白血球過低,以及血小板過低等,有感染及滲血風險;球蛋白也可以造成腎衰竭而要洗腎,嚴重影響健康及生活質素。



頑治骨髓瘤易重新活躍 長期穩定病情成治療目標

以往,骨髓瘤只能以化療和類固醇治療,患者的平均存活期僅約3年。自千禧年代起,標靶藥陸續面世,「雙標靶治療」亦漸成骨髓瘤治療的標準方案,一方面透過注射式蛋白酶抑制劑(PI)干擾球蛋白的新陳代謝;另一方面透過免疫調節劑(IMiD),抑制骨髓瘤的生長環境。兩者可配合低劑量的化療或/及類固醇藥物,患者平均存活期可大幅提升至7至10年。
 
不過,由於骨髓瘤偏佈全身多個部位,癌細胞又「根深蒂固」,加上本身基因問題令細胞容易變異,患者即使進行自體骨髓移植,也難以根治,病情亦有機會重新活躍。「病人在治療後病情回復穩定,但若在3至5年後有重新活躍迹象,便屬於『頑治型』骨髓瘤。隨着港人平均壽命增加,骨髓瘤重新活躍的情況亦越趨常見。」區醫生說。正因如此,要如何長期有效穩定病情,已成近年醫學界對骨髓瘤治療的重要課題。
 


新一代PI副作用減 口服形式更方便病人

區醫生表示,傳統「雙標靶治療」所引發的副作用問題,有機會打亂病人持續用藥的計劃,舉例,注射式蛋白酶抑制劑(PI)治療後,患者可能會出現嚴重手痛、神經線發炎等,另有機會導致心臟衰竭或輕微心律不正,若病人難以承受這些副作用而須停藥,間接增加了骨髓瘤重新活躍的機會。可幸,近年的醫藥發展迅速,新一代PI的副作用則大大減少,更是口服標靶藥,患者可以長期使用,每周在家口服一粒,便能輕鬆抗癌,或有助提升病人用藥依從性。

本身是全職媽媽的徐小姐4年前進行例行身體檢查時,發現血壓過高和腎功能出現問題。她憶述:「當時完全無任何迹象,更沒有骨痛問題,只是發病前特別容易累,為小朋友煮早餐後便須補眠。」及後她確診骨髓瘤,發現壞細胞已嚴重堵塞腎臟,腎功能僅剩六至七成,須要洗腎。

徐小姐最初獲處方傳統的注射式標靶治療,但她未能適應其副作用,腎功能指數更見下跌。其後,她轉用服新一代標靶治療,不但回復精神,更成功逆轉部份腎功能,「雖然現時仍須定期洗腎,但3年來整體生活與一般人無分別,回復全職媽媽的生活,更可以報讀興趣班增值自己!」

區永仁醫生表示,醫學不斷進步,骨髓瘤還有多種不同治療方案,如抗體藥物、標靶化療和免疫治療等,患者有懷疑應立即求診。而治療有不同成效、副作用及風險,患者應與醫生商討,按個人情況包括身體情況、病情及承擔能力等,選擇最適合的治療方案。

以上健康資訊由武田藥品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