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HD|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學童學習壓力大易抑鬱 復課後須注意社交問題

複製連結 分享
精神科專科莊勁怡醫生
精神科專科莊勁怡醫生
疫情期間,由於學校須要停課,改用網上學習,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ADHD)的學童不但會難以專注,容易影響學業,亦減少了與朋友相處的機會。有精神科專科醫生指出,ADHD孩童容易分心,網課效能大減,學習進度容易落後,造成學業壓力;加上他們通常容易衝動,易起爭執,惟疫情期間須暫停行為訓練,又缺少與朋輩面對面交流和相處,復課後與朋友相處會較困難,造成雙重壓力。

事倍功半堆積壓力易抑鬱

精神科專科莊勁怡醫生表示,ADHD常見兩大範疇,分別是專注力不足和過度活躍。專注力不足孩童的腦部解難能力較弱,難處理線上線下學習,又不時分心,接收訊息和反應較慢,連功課表都抄不到。過度活躍的孩童則經常離開座位,不停逗弄身邊的事物,容易分心,亦較常有衝動行為,例如網課時會打鍵盤、開關米高峰等。
 
莊醫生續指,部份孩童會同時出現以上兩種範疇的症狀,而任何一種範疇均會影響學童的學業和社交。「如果沒有正面處理ADHD問題,孩童學習甚至進行課外活動,會十分吃力,往往事倍功半;與人相處時會較辛苦,但得到很少回應」。結果,學童未能完成的事項堆積如山,漸成壓力,繼而影響情緒,甚至會引致抑鬱,「有患者一開始因為抑鬱症求診,檢查後才發現原來患有ADHD。」


被同輩排擠致拒學

有男童在小六確診ADHD,主要有專注力方面的問題,容易「發夢」,課業進度嚴重落後。同學更曾於分組時故意排擠,組員又常常埋怨他多「甩漏」,吵架後男孩便不肯上學,直至停課。復課時男童已升上中一,卻在學期末又再拒學,「一般人以為拒學幾天很快雨過天青,但學業和社交問題不斷累積,影響自信,停課後又沒有機會修補,對小朋友造成很大壓力。」

復課後須特別留意社交問題

莊醫生表示,家長一旦發現孩童在家中、上課和課外活動時,均有以上相關症狀,便須求診,一旦確診,主要會以藥物和行為治療。不過,不少家長抗拒讓小孩服藥。莊醫生解釋,藥物可調理腦部影響專注力的分泌,改善病情,即使在家中電腦前學習都能有穩定表現;而藥物分有短、中和長效,若父母須上班,孩子時間概念又較弱,12小時的長效藥物可減少漏服問題;若家中有精明的照顧者,也可考慮數小時服用一次的短效藥物。
 
至於社交方面,莊醫生建議家長和校方在復課後,特別留意學童之間相處有否困難。如有,須要盡早介入,例如上課可安排較有愛心、有條理或有包容力的同學與ADHD學童同坐,或多進行小型群體活動,增加學童結交朋友和相處的機會,從而學習與人相處的技巧。家人亦要互相體諒,避免壓力過大。
 
莊醫生提醒,ADHD的治療有不同方案,各有不同成效、副作用及風險,照顧者或患者應與醫生商討,再按患者的身體狀況、病情和承擔能力等,選擇最適合的治療方案,「最重要是家人一起正面面對ADHD,讓孩童回復健康,才能慢慢追上進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