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腸炎|安倍晉三辭職元凶 本港結腸炎個案持續增加

複製連結 分享
腸胃肝臟科專科吳昊醫生表示,不少人誤將潰瘍性結腸炎當成痔瘡,一直忽視病情,有個案因而延遲4、5年才確診。
腸胃肝臟科專科吳昊醫生表示,不少人誤將潰瘍性結腸炎當成痔瘡,一直忽視病情,有個案因而延遲4、5年才確診。
正常健康的結腸。
潰瘍性結腸炎。

新型生物製劑藥效長達92周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近日因潰瘍性結腸炎而辭去首相一職,引發大衆關注這個疾病。這個病有多痛苦,令首相多番因病下台?原來,潰瘍性結腸炎患者會經常出現便急、便血等症狀,在香港的患者數字亦連年上升,大部份更是年輕人,有年僅20多歲的醫科生在畢業前夕因壓力「爆煲」而嚴重發病。有醫生表示,生物製劑可透過抑制發炎細胞而減少腸壁發炎,而新一代生物製劑相較傳統生物製劑,減少了誘發肺癆併發症的憂慮,亦能長遠緩解症狀。

10分鐘車程都會便急 大便時真時假

腸胃肝臟科專科吳昊醫生表示,潰瘍性結腸炎是炎症性腸病的其中一種,主要成因是免疫系統紊亂或腸道細菌失衡,引致腸道發炎和潰爛。患者的大腸黏膜會反覆發炎和潰瘍,即使腸内沒有大便,都會經常感到便急,有嚴重患者每10分鐘就有這種感覺,「曾有任職金融業的男患者,嚴重得由東涌站到香港站的港鐵車程都會因爲便急而要下車,但其實無大便;亦都試過失禁,排出少量血的黏液,已經分唔到幾時真(的有大便),幾時假。」患者亦可能會出現其他病徵,如發燒、貧血和體重減輕等。
在香港,潰瘍性結腸炎個案數字持續上升。研究顯示,在1985至1989年間,每十萬名港人有0.49人是潰瘍性結腸炎患者;2011至2014年則上升至21.14人,2015年更上升至24.51人。吳醫生解釋,上升的原因可能與現代人飲食習慣改變,進食過多動物性脂肪和加工食物有關,亦可能是服用過多抗生素。都市人壓力大亦容易誘發此症。
 


以爲是痔瘡延治 嚴重可能要切腸

潰瘍性結腸炎的病情會隨時間惡化,導致腸道穿孔、腸道狹窄和毒性巨結腸症等,甚至增加大腸癌的風險,但不少人誤以爲是其他病症,而一直忽視,「有個案因爲以爲是痔瘡,覺得小病小痛,結果延遲了4至5年才確診」。吳醫生表示,約五分一的患者會嚴重到須要切腸,更會增加大腸癌的風險,或引致非腸道的併發症,如表層虹膜炎、壞疽性膿皮症及强直性脊椎炎等。
潰瘍性結腸炎須要及早診治。現時的藥物有不同選擇,病情輕微至中度的患者,可給予口服或塞肛抗發炎藥物消炎,之後繼續以消炎藥或抗排斥藥物持續控制症狀。病情中度至嚴重的患者,通常以生物製劑或環苞素A治療,再以生物製劑或抗排斥藥持續控制。吳醫生表示,若患者病情嚴重到須要入院,但對類固醇沒有反應;或使用類固醇後有反應但無法停藥,便須考慮使用生物製劑。
 


逾六成患者用新一代生物製劑可緩解症狀達92周

不過,傳統的生物製劑「抗腫瘤壞死因子」(Anti-TNF)有誘發肺癆併發症的憂慮。近年,新一代的「抗白細胞介素」(Anti-IL12/23)生物製劑面世,其作用機制不同,不會增加癆病風險;整體而言,它或會增加傷風、感冒等的機會,但嚴重感染風險較低,「對於繁忙的都市人,新一代生物製劑相對方便,一次靜脈注射之後,只須每隔12周進行一次皮下注射,便能有效控制病情。」
但對患者來説,可長時間控制症狀更爲重要。吳醫生引述研究表示,使用新一代生物製劑的組別在用藥後第44周,有超過60%患者有效緩解病徵,在用藥後第92周仍可緩解病徵的患者比率沒有下降,顯示新一代生物製劑能長遠維持緩解作用。吳醫生補充,不同藥物均有不同成效及副作用,患者應與主診醫生商討,找出最適合自己的治療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