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HD|疫情下患者情況轉差家長壓力增 父親捨棄事業當全職爸爸

複製連結 分享
第一屆傑出ADHD大使得獎者之一徐嘉輝先生與兒子一起領獎。
第一屆傑出ADHD大使得獎者之一徐嘉輝先生與兒子現時的關係大有改善。
專注不足/過度活躍症(AD/HD)的家長,面對孩子的學習和情緒問題,肩膀上的擔子可說是一輩子的。特別在疫情持續期間,AD/HD學童不適應突如其來的改變,但同時家長亦有機會沒法應付24小時全天候照顧者和訓練者的角色,令親子之間矛盾日增。專注不足/過度活躍症(香港)協會明白同路人的重要性,早前舉辦了第一屆傑出AD/HD大使選舉,並成功選出三位照顧者為本屆大使,希望透過分享經歷,鼓勵同路人勇敢面對,一起跨越難關。

其中一位獲選為AD/HD大使的徐先生,兒子自小的學業成績不理想,徐先生說:「自己對兒子要求甚高,但兒子在功課和考核上的表現每每差強人意,更不時在工作期間接到學校電話告知兒子的行為及學習問題,令我曾多次遷怒於兒子,令父子關係出現危機。」直至一次,經老師反映後才得知兒子確診AD/HD,徐先生坦言當時對此症完全不理解,亦不知道原來兒子因AD/HD而有學習困難。


本港逾四萬兒童患AD/HD

根據調查所示,全球兒童AD/HD的發病率約為3%-7%,估計本港約有逾四萬名兒童及青少年患者。醫學界相信AD/HD與腦部化學傳遞物質失去平衡有關。研究發現6至9歲為黃金治療期,治療效果相對較理想。不過在香港,懷疑患有AD/HD的兒童,輪候評估、確診及各項治療服務的時間,可長達四至五年,有可能令孩子錯過黃金治療期。專注不足/過度活躍症(香港)協會伍敏姿女士表示:「本會在2018年曾翻查資料,發現醫管局各聯網的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新症輪候時間的中位數近年明顯上升,各聯網的穩定新症輪候時間中位數由2015-16年度的78星期上升至2017-18年度的98星期,情況不太理想。」

醫生籲家長勿自行停藥

那麼在疫情下,人人減少外出, AD/HD患者覆診的情況如何?香港精神科醫學院副院長(常務)陳國齡醫生指:「受近日新一波疫情影響,精神科專科門診舊症下降五成,所有日間醫院的訓練小組全面暫停。根據臨床觀察,疫情期間有一半或以上精神科個案情況轉差,當中包括AD/HD患者。」

就患者情況轉差,陳國齡醫生提出,不少家長在疫情期間自行加藥或減藥做法並不恰當。「不少家長覺得不用上學的日子不應該服藥,其實會影響患者病情,變成一時小天使、一時小魔鬼,身邊人難適應,其實小朋友自己也無所適從。」家長反而應趁這段時間,與子女相處期間多觀察,看看藥物對小朋友的情緒、行為有何作用。


轉全職爸爸 改善父子關係

上文提及的徐先生,知道兒子患病後,兩年前放棄企業高層轉為全職爸爸,他說:「雖然老闆找人頂替我有一定困難,但是我的兒子只有一個爸爸,無可取代。」知道兒子患病後,徐先生當頭棒喝,後悔以往對兒子的訓斥和喝罵,懊悔為父子關係添上裂痕。現時徐先生與兒子關係改善多了,兒子亦已進行合適的治療。

至於另外兩位大使,王偉堂先生及羅凱欣小姐,同樣曾在照顧路上跌踫,他們認為認同和接納對孩子的成長極為重要,即使在學習上進度較慢,但不妨多發掘他們的興趣和優點,讓孩子們在其他範疇上發揮,獲得成功感,對成長也有莫大裨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