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鬱症|40歲抑鬱男長期失眠怕陌生人 醫生指抑鬱男士自殺率比女士高 男性不甘示弱屬誘因

複製連結 分享
抑鬱症患者阿文去年九月起,突然出現焦慮、情緒低落、失眠等症狀。
精神科專科醫生麥永接籲男士更需要留意精神健康。
或許因為「男士一定要堅強」的傳統思想,他們出現情緒問題,一般都不願求診。
根據研究,因抑鬱症求診的男士比女士少,比例約為1比1.6。
透過病人健康狀況問卷(PHQ-9),可初步得知有否抑鬱傾向。
抑鬱症是越來越普遍的情緒病,有調查指香港有近一成人口受抑鬱困擾。情緒低落、對事物失去興趣等,都是抑鬱症的常見症狀。不少人以為可以靠自己渡過難關,男士更可能因為不甘示弱而不願求診,令情緒問題進一步惡化。究竟抑鬱症又有何成因和治療方法?
年約四十歲的阿文(化名)去年九月開始,突然出現不同症狀,「胸口和背部不斷發抖、變得很焦慮、怕見到陌生人和他們的目光、只想躺在床上,但又長期失眠。」阿文看過家庭醫生,做過初步檢查,發現身體並無異樣,醫生為他處方安眠藥,但沒有效果。兩星期後,醫生轉介他到醫院作詳細檢查,驗血、照腸、做磁力共振掃描,仍未能找出問題。阿文亦看過中醫,說他肝鬱結,但吃了一星期中藥仍無起色。他無奈道:「一直找不到原因,很無助和辛苦。長期失眠令我覺得自己控制不了生活,開始有想輕生的念頭。」
好友見他日漸憔悴,向他介紹精神科專科醫生給他認識。阿文說:「甚麼方法都會嘗試,即使是精神科也無所謂,能醫好我就可以。」但他坦言,其實或多或少都會介意自己患上精神病,「我不知道也沒想過自己會有病,會怕別人歧視我。」就診大半年,阿文的病情開始受控,現時主要靠藥物治療,「要覆診也要每日食藥,早晚各一次,會慢慢減藥。有時也會擔心復發,做運動和進食都有幫助,吃飽便會舒服一點。」

求助顯軟弱 發病難處理

根據二〇一五年發表的《香港精神健康調查二〇一〇至二〇一三》,十六至七十五歲的華裔成人中,有2.9%患有抑鬱症、6.9%患有混合焦慮抑鬱症。換言之,香港或有近一成人口受抑鬱困擾。精神科專科醫生麥永接指,根據不同研究和臨床經驗,男患者較少,與女患者比例約為1比1.6,他解釋:「可能是社會規範,平時也會教小朋友『男兒流血不流淚』,令哭泣、尋求幫助,彷彿是一種軟弱的表現。」
男士的抑鬱問題較難處理,他們可能延誤就醫,一直不承認有情緒問題,再用自己的方式處理,如不斷工作、酗酒、濫藥、病態賭博等,令問題更複雜。麥永接醫生說:「嚴重可能有較強烈的自殺念頭。女士自殺比率高,自殺行為也較多,但男士自殺死亡率比例其實比女士高,所以更危險。」他認為最重要是提供渠道讓男士抒發情緒,也要讓他們知道尋求協助是負責任和堅強的表現。

病因多變 調節生活可治療

抑鬱症的病因及風險因素多變,麥永接醫生說:「一般在青春期後開始有抑鬱問題,到成年或中年後,人面對的問題就更多,發病機會亦更高。」遺傳因素,生理問題如荷爾蒙失調、更年期、女士月經前後等,以及環境因素如有曾被欺凌等不愉快經歷、面對人際關係、學業、工作壓力等,都會增加患病風險。
麥永接醫生提醒,固執和完美主義的性格都與患病風險有關;性格外向與否,或許都有關係,「外向的人遇到情緒問題,可能會抒發出來,但內向的人會選擇隱藏,問題日積月累下會增加風險。」不過他補充,即使是外向或樂天的人,也可能有「微笑抑鬱」,即表現很開心,但其實有情緒問題。
雖然患者一般有情緒低落的症狀,但症狀與年齡其實有關。「年輕人或小朋友如果有抑鬱症,他們的表現可能是很暴躁、不想上學、打機成癮;老人家也可能會暴躁、坐立不安、轉化成找不到原因的身體不適,甚至影響集中力和記憶力,出現假性認知障礙。」
至於抑鬱症的治療,麥永接醫生笑言坊間有不少誤解,「好多人以為醫生一定會開藥,食藥一定食一世,其實不然。」若病情輕微,可透過調節生活去治療,如多做運動、注意睡眠及休息時間等。中等至嚴重程度可能需要用藥,因為腦部神經傳導物質可能有改變,需要藥物、心理,甚至混合治療。此外亦有較新式如腦刺激或腦電流治療,能有效幫助病人。用藥時間是按療程長短而定,首次病發一般是半年至一年,若多次病發,療程則可達兩年甚至更久。不少抑鬱症患者都怕復發,麥永接醫生提醒,終日提心吊膽反而會增加復發機會。「不要一有蛛絲馬迹便太敏感,可以回想一下治療過程,知道自己抗病路上並不孤單,知道自己能有改善,慢慢就能放鬆。當然,如果發現情況轉差,務必尋求專業意見。」
記者:李煒汯
攝影:許先煜
延伸閱讀:
舒緩焦慮症|《保健精讀:焦慮》擺脫不安療癒身心 醫生專家助你恢復精神健康
精神病|抑鬱症患者萌輕生念頭 毛孩哀鳴似叫主人勿丟低我 精神科醫生指動物輔助治療可紓緩抑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