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強國專家批港驗唾液粗疏 港府即改跟內地 要4區居民自行「撩喉」

複製連結 分享
內地來港的專家批評,亞博治療設施的醫護以較簡易的深喉唾液檢測武漢肺炎是「太粗糙」,應改用較繁複、醫護須穿全套保護衣的咽喉拭子採樣。民政總署隨即改為收集居民的咽喉拭子樣本。
張竹君表示,現時社區主要用深喉唾液檢測,因較方便採集,醫護人員毋須特別在一個負壓病房為病人取樣本,而本港及外地研究亦發現,深喉唾液檢測與咽喉拭子檢測的敏感度及準確度一樣高。
內地來港的專家批評,亞博治療設施的醫護以較簡易的深喉唾液檢測武漢肺炎是「太粗糙」,應改用較繁複、醫護須穿全套保護衣的咽喉拭子採樣;連日來又與本港化驗業代表唱雙簧,指本港若要擴大檢測規模,應棄用深喉唾液樣本,改為收集咽喉拭子。民政事務總署隨即宣佈,周五(7日)擴大社區檢測範圍至黃大仙、觀塘、屯門、油尖旺4區46幢樓宇,涉及8.6萬居民;重災區慈雲山慈愛苑5幢樓,居民要自行用棒「撩喉嚨」採樣。區議員質疑政府無充份理由就盲從內地「旨意」,「以後香港醫療制度仲有冇自主?」

相關報道:【刷存在感】強國專家來港斥驗唾液粗疏倡改拭子 遭醫管局KO


居民須自行用棒「撩喉」採樣
民政署拒答曾否諮詢港專家

民政署回覆《蘋果》查詢時承認,社區檢測計劃一直採用了深喉唾液採様方式,但在擴大檢測計劃時,署方「認為可以嘗試採用咽喉拭子的採樣方式」,從中檢視採樣的方法對整體檢測流程、時間和人力資源需求的效果,總結不同採樣方式的成效和經驗。署方拒答有否諮詢本港專家意見。發言人又稱,將會派發的採樣套裝,內有詳細介紹咽拭子自行採樣的方法及影片連結,工作人員在派發套裝時亦會為居民解答問題。換言之,市民需要在家自行「撩喉嚨」收集樣本。

民政總署指,計劃首階段將擴大至黃大仙慈愛苑,民政總署與東華三院人員周五將先到該苑愛賢閣、愛寧閣、愛仁閣、愛慧閣及愛裕閣,派發咽拭子採樣套裝和登記表格,預計周六(8日)收回樣本作測試。至於其他獲涵蓋的地區,包括觀塘區彩福邨、坪石邨、啟業邨;屯門區山景邨、蝴蝶邨,以及油尖旺區創德樓、中原樓,民政總署將與3間慈善團體或社會服務機構合作,陸續在該4區向居民派發檢測樣本瓶及登記表格,收回的表格及樣本瓶將交予由港府欽點的國企檢測承辦商、華昇診斷中心測試。

民政總署指,由於涉及樓宇數量眾多,故需按階段擴大範圍,並優先為已有確診個案樓宇的居民作檢測,屋邨或大廈管理處屆時將通知居民檢測計劃的時間表。署方呼籲,同邨內其他樓宇的居民,應等待自己居住樓宇獲安排檢測時,才領取檢測樣本瓶及登記表格。

上一輪「慈雲山檢測計劃」涵蓋慈雲山及牛池灣共22座樓宇,已於周三收取樣本,目前大部份樣本已完成檢測,至今發現14宗陽性個案,已將樣本送往衞生署公共衞生檢測中心覆檢。民政總署指,上輪計劃派出約34,000個樣本瓶,收回逾29,000個作檢測,約85%人準時交回樣本瓶,參與檢測住戶人數佔計劃總人數近8成。


3公司獲港府欽點檢測居民 包括國企

根據資料,早前獲港府欽點檢測慈雲山居民的公司,是國企子公司中龍檢驗認證(香港),而今次擴大至4區檢測,則交由另一間獲港府欽點的公司、華昇診斷中心負責。近日內地「核酸檢測支援隊」成員來港後,已有聲音表示,亞博館醫護的深喉唾液檢測「太粗糙」,內地希望本港跟隨內地的做法,大規模檢測時改為採集咽喉拭子樣本,以便在化驗時用「混合樣本」方法,把多份樣本混和一起加快化驗速度。

翻查資料,政府不曾預告更改社區檢測計劃的採樣方式。民政事務總署在新聞稿亦沒有交代,會否安排職員負責為市民採集喉嚨深處的分泌物,至《蘋果》查詢時才承認,市民要自行用棒「撩喉」採樣。現時政府為多個高危群組檢測武漢肺炎,其中安老院職員、的士及小巴司機需要提交咽喉拭子樣本,但有專人在指定檢測站協助採集;而物業管理從業員、食肆員工則是自行提交深喉唾液樣本。

相關報道:揭全民檢測22.5億金礦 政府欽點3化驗所率先瓜分1.5億肥豬肉


長者自行撩喉嚨
未必成功採樣甚至弄傷

慈雲山區議員岑宇軒表示,尚未收到民政署的通知,擔心區內長者要回家自行「撩喉嚨」,難以收集合用的樣本之餘,更可能弄傷身體,「就算有人教,係咪長者一定自己整到?」他質疑政府倉卒決定,事前沒諮詢本港專家。另一慈雲山區議員張茂清則指,所屬區域的屋苑剛完成社區檢測,「收集口水都已經好混亂,仲無啦啦改樣本(方式),朝令夕改,好明顯冇合理理由」。他質疑,內地方面「發聲」後,港府只能順從內地「旨意」,踏出了中港醫療文化融合的第一步,「以後香港醫療制度仲有冇自主?」


港專家均憂自行「撩喉」或不準確
由醫護負責反增負擔

呼吸系統專科醫生梁子超表示,暫未知道當局咽拭子採樣套裝是「撩鼻」還是「撩喉嚨」,如自行採集鼻咽拭子,或會較咽喉容易,亦有少量文獻支持,惟如要自行採集喉嚨樣本,市民或容易因受到刺激,出現作嘔等反射反應,導致採集樣本有偏差,目前亦沒有文獻數據證明,自行採集喉嚨樣本準確度與醫護人員採集相若,令人較擔心。

梁指,當局突轉方法,可能是為方便混合檢測,但他認為,政府下決定前,應提供相關數據和做前期試驗,比較由醫護採集和自行採集的分別。

感染及傳染病專科曾祈殷指,咽拭子樣本敏感度與深喉唾液相若,但採集時有較多規限,「逢親要放支棒棒嘅檢測,可能要盡量『撩』較大範圍、不停打圈15秒,唔係就咁掂一掂」。他認為應由醫護協助採集較好,否則擔心市民「撩唔中位」或樣本份量太少,影響最終結果,事實上,為何香港一直沿用深喉唾液檢測,都是為了避免浪費大量醫護人手。

政府抗疫督導委員會專家顧問、中大呼吸系統科講座教授許樹昌指,若採用內地方法,用棉花棒從喉嚨收集樣本,準確度雖然較高,但需要大量醫護人手,目前香港需要收集大量樣本,深喉唾液樣本仍算較方便。


張竹君:深喉唾液檢測較方便

對於內地來港的專家批評,亞博醫護的深喉唾液檢測太粗糙,建議改用咽喉拭子檢測,衞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周四在疫情記者會上表示,現時社區主要用深喉唾液檢測,因較方便採集,醫護人員毋須特別在一個負壓病房為病人取樣本,而本港及外地研究亦發現,深喉唾液檢測與咽喉拭子檢測的敏感度及準確度一樣高,但會再依情況作出改變。

-----------------------------
打國際線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 按此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新版《蘋果》App按此下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