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武肺「曲線」搞冧報販生意 半世紀檔口揸fit人嘆新聞獨沽一味:單單都係疫情

複製連結 分享
旺角報販伍sir嘆,武漢肺炎爆發後,新聞獨沽一味追疫情,令讀者的閱報意欲大減。何頴賢攝
伍sir指僅逢賽馬日生意才見明顯起色,「呢行好似行到去掘頭巷啦」。何頴賢攝
受《小販規例》所限僅可以出售12類產品,惟有香煙在疫情下銷情不跌反升。何頴賢攝
他亦善用如香煙供應商Philip Morris的網上補貨平台來減少社交接觸防疫。何頴賢攝
防疫抗疫行行生意不起勁。全港還有不達400個持牌報販,疫情之下,有報販明言生意在一年之間折半,尤其是攤檔的本業——報紙。掌管旺角逾半世紀歷史報紙檔的伍Sir,承認肺炎令人流減少確影響生意,但對着記者亦不諱言,大彈自武漢肺炎殺到、抑或每逢一波疫情掀起,大部份報章內容都獨沽一味,長期讀者「睇睇吓都話唔使(買)啦,估到啦都係差唔多」,對他而言這才是最令人閱報意欲大減。

記者:鄧溢禧

有70年歷史的旺角「伍記報檔」在疫情下生意大減,坦言將是「末代揸fit人」的第三代檔主伍Sir,他分析出報紙銷量下挫的原因可謂別樹一幟。記者相約訪問當日,他劈頭就道:「報紙檔因為報紙嘅立場(與讀者)有分歧,有啲人敢睇,有啲人唔想睇。」加上欠缺廣告支持,他指,每家每叠報紙都越來越薄,內容變少,銷量也變少,「賣其他嘢有上有落,唔會執笠,都叫揾到一餐半餐。」

伍Sir透露30年來靠伍記報檔過活,現在月入只有7、8,000元,比疫情以前少,更恰好比頂峯時期少一半,其中報紙銷情轉淡也有影響。他解釋,多家報紙立場說法歸邊,令長期讀者感覺翻來覆去也是「三幅被」,「睇睇吓都話唔使(買)啦,估到啦都係差唔多」,面對第三波疫情殺到,他大嘆宗宗新聞都是疫情,令人感覺日日在「食老本」,新意欠奉,只有逢賽馬日生意才見明顯起色,「撞啱無馬跑(銷量)更加不得了,我哋呢行好似行到去掘頭巷啦」。

所以無論疫情或是去年起的反送中示威浪潮,伍Sir直言朝六晚七開檔從未間斷,對於去年示威的高峯時期,旺角區火頭、催淚煙四起,有抗爭者路過他亦指從不擔憂,「因為佢哋有理智,分得清楚咩啱咩唔啱,只有一個訴求就係想政府回應」。記者追問對於防暴警的看法,他突然幽默說:「執法者好似我啲生意咁,好絕。我哋嘅生意一直跌,警察嘅民望都係。」有幸報檔所處街道夠偏僻,「無咩影響」。至於疫情下人流減少,他則指有失有得,書報雜誌賣得少,香煙生意則不跌反升,他指常跨越兩岸的內地人無法通關,估計私煙販子也無貨賣,反能帶旺報紙檔。

生活開支、開檔成本則可慳盡慳,他指開檔所用口罩戴上3至4天,昔日還會兼任搬運工省下「帶工(送貨運費)」,不過天時暑熱加上疫情升溫,取貨量少的報章才會自取,取貨較多如《蘋果日報》等「帶工」佔成本價一成就「畀人賺」。為減少社交接觸,他亦會善用網上補貨平台,如香煙供應商Philip Morris的報販專用網頁取貨,省下昔日要和補貨人員口頭交流的工夫。

伍Sir也有一個訴求,就是希望政府能再放寬報販可出售的貨物種類,認為相比當局以防疫抗疫基金「回水」的一筆過5,000元資助更有用。他笑言「佢(政府)就係咁孤寒,人哋李嘉誠(2019年的「應急錢」計劃)都係送5,000」,料對於當局再直接資助報販機會渺茫,倒不如多賣幾類生活必需品薄利多銷。

對於報紙銷量下滑記者亦有責。記協主席楊健興認為,新聞轉投網上即時,「齊料就出」,無特別雕琢篇幅或「add-value(另翻新聞角度)」,或使昔日喜愛咬文嚼字的讀者,即時網上得悉新聞後,都無意再買一份重看一次。他承認「新聞無以前咁好睇」的說法,確是常有聽聞,憑經驗而言,今日報章中的「評論少咗,言論歸邊,傾向建制,好多官方訊息,甚至Police都好主動攞返(發放渠道)嚟做」,料對讀者而言都已經「無咩好睇」。不過,楊表明疫情直接影響民生、經濟,「政府又唔係好多對策」,故傳媒更不能不報。

食環署會按小販攤位面積,每年收取牌照費用4,347元至6,715元不等,而《小販規例》亦規定,除非是經去年9月申請,重新分配的空置固定小販攤位外,一般報販只能售賣紙巾、香煙、糖果、電池和樽裝蒸餾水等12類列明物品,若攤中被發現有售「違規」貨品則會被罰款票控。

-----------------------------
打國際線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 按此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新版《蘋果》App按此下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