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專訪】出生入死三度「戰疫」 律敦治老將:要為口岸重開作最壞打算

複製連結 分享
梁志永攝
本港連續多日錄得單位數確診病人,部份隔離病房由爆滿變成沒有病人。梁志永攝
抗疫期間一周工作7日,甚至有時候24小時工作也不足為奇。梁志永攝
提起數以千計英美醫護人員死亡,廖維滔不禁哽咽,疫情中他擔心同事會否受感染多過自己。梁志永攝
廖維滔(左)說抗疫期間同事雖然有擔心,但士氣沒低落過。梁志永攝
廖維滔說,現時需鞏固既有措施,做好防守,當口岸重開挑戰再來。梁志永攝
「呢場係攻防戰,防守越勁,越多武器,就越穩固」。過去3個月香港好不容易暫時守住,武漢肺炎並無社區大爆發,律敦治醫院曾接收最先的社區小爆發「邊爐家族」及北角佛堂群組患者,傳染病控制統籌醫生廖維滔說時刻擔心防守失敗,走漏確診病人、同事感染及不夠隔離病床。每次收到同事來電問是否需為病人做測試,甚至大動脈爆裂病人來不及等測試結果能否做手術等查詢,每個決定背後,壓力千斤重。相比外國,他形容香港醫院的化驗工作「無得輸」,背後的醫護團隊日以繼夜地化驗,是戰場上的強大武器。

記者 陳沛冰

作為打過03年沙士及09年豬流感兩場仗的「老將」,廖維滔1月初已協助醫院準備抗疫。懷疑個案不斷增加,2月初接收「邊爐家族」患者,24歲首名男病人入院確診後,通知醫院其外婆正在東區醫院普通病房留醫,當時廖維滔已下班,立即趕返醫院通知聯網跟進其外婆。男子的父母及親友相繼到急症室,「當時壓力相當大,一晚收5個,真係開波打仗」。之後再出現北角佛堂群組,還有社區大量懷疑病人,只要走漏一個,隨時社區大爆發。

同事未有足夠經驗下,有一個多月廖維滔一夫當關,全間醫院不同部門同事,有疑問是否需為病人做化驗,都打電話問他。試過一晚收10多個電話,每次決定是否做化驗,既要深思熟慮又要與時間競賽。說完一聲「驗」後,不是可以倒頭大睡,「要諗如果驗到中,收個病人喺邊,要盡快開藥,成日計數中嘅機會大唔大」。曾有病人大動脈爆裂,電腦掃描顯示有肺花,雖然已為病人抽取樣本做化驗,但病人血壓一直下跌,無法等數小時後出結果。他親自到深切治療部與外科醫生商討,看過病人肺部影像後認為不似是武漢肺炎,他決定應立即安排病人做手術。

被問到曾否走漏病人,廖維滔笑言「好在未有」,背後有賴醫護團隊爭分奪秒化驗,高峯期一日做6轉化驗,盡量大包圍式化驗,才能盡快知道病人是否確診,加快調動病床,特別是3月海外港人回流潮開始,他最擔心是不夠隔離病床。「成日都諗點樣用盡病床,除咗等化驗,要睇症狀、睇肺片、有冇旅遊史」。武漢肺炎病毒很蠱惑,傳染力高,曾有病人首次化驗呈陰性,但症狀不退,再化驗後才確診。若輕易放走病人,隨時連累同事中招。


身邊同事再「勇猛」也有憂慮

打仗時廖維滔最少擔心自己,最憂慮是同事安危。沙士時香港1755名感染者中,有兩成是醫護人員,今次武漢肺炎病毒殺傷力強,要預防尤其是未經歷過沙士同事感染,壓力不少。

英美很多醫護人員,在沒有防護裝備下走入病房,有醫護接受傳媒訪問時形容自己像走入屠房被屠宰,「西班牙、美國醫護人員數以千計咁死,每見到一個醫護人員死,你會好傷心。你諗吓佢哋,死於呢個病,因為成個配套失敗,病人蜂擁入院,醫院overload(超負荷),ICU用晒」,廖維滔哽咽地說。

他形容身邊的同事一直「好勇猛」,士氣沒有低落過,但當病人越來越多,「大家唔講啫,大家都有憂慮」。「收一個症要好多人力物力,收一個好啲,收10個就大機會中招」,尤其當短時間接收大量病人,疲累下容易受感染,有時同事不禁說句:「又收!」

相比外國,香港不需像外國醫護要作出殘酷的抉擇,「醫生要決定邊個掹返條喉出嚟,唔再支持佢,唔用呼吸機,係好痛苦嘅決定,香港好彩唔使做呢樣嘢」。這一切有賴香港人在戴口罩上「無得輸」,令疫情未失控,醫療體系不致崩潰,「呢個病係飛沫傳播,外國人認為有病先戴口罩係好錯」。

疫情只是暫時稍為緩和,遲早會捲土重來。打過3場疫戰,廖維滔認為今次肯定是最漫長。德國的大規模測試令該國疫情在歐洲相對穩定,新加坡走漏外勞病人後一發不可收拾,這些都警惕香港要小心為之後疫情部署。他認為現時要鞏固既有措施,作最壞打算,醫院已有45分鐘可知結果的快速測試,「有多啲武器,就可以驗多啲」。當口岸重開,挑戰再來。他指口岸總有一天會重開,所以要作最壞打算,如能否再開多些隔離病房,醫院要鞏固防守工作免走漏病人;相信政府會有相關檢疫政策,如何最好處理入境者等。

-----------------------------
登記選民按此
香港人,反攻!
登記做選民,5月2日截止
-----------------------------
App內1-Click訂閱《蘋果動新聞》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