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專訪】一個不能少 律敦治醫生通宵搶救「邊爐家族」

複製連結 分享
梁志永攝
梁志永攝
廖維滔指疫症爆發初期治療經驗較少,不確定藥物療效。梁志永攝
廖維滔憶述接收「邊爐家族」當晚,「成晚個心都好憂慮」。梁志永攝
廖維滔表示武漢肺炎殺傷力大,較一般流感厲害得多,市民絕不能輕視。梁志永攝
2月初一個晚上11時多,廖維滔接到醫院電話指有病人惡化,他急急返回醫院。進入負壓病房,見到確診的「邊爐家族」一家3口,父親咳血及喘氣,體弱得要兒子攙扶去廁所,3人都有肺炎及腹瀉。看到他們眉頭深鎖,面上仿似寫上對家人健康的憂慮,他形容若不幸「走失」一人,未能救回,必定影響另外兩名搏鬥中的家人,「自己成晚個心都好憂慮」。

廖維滔憶述,「打邊爐家族」出現的一晚,接收5名病人,醫護人員壓力隨之而來,疫症爆發初期治療經驗較少,不確定藥物療效。家族中的24歲兒子是首名確診,父母其後亦確診,3人住在同一個負壓病房。父親入院時情況穩定,後來轉差。一晚他收到醫院來電後返回,「一入去見到阿仔扶住阿爸去廁所,阿爸咳血、喘氣,有細胞因子風暴,弱到自己去唔到廁所;阿媽屙到七彩,3個人都有屙,3個都有肺花,阿爸最差,家人唔止擔心阿爸,自己都病」。

當時他再為父親加藥,並要評估若病情再惡化,要增加氧氣用量甚至插喉,又要考慮是否需放尿喉,要向家人解釋有關情況。看到家人皺眉,「如果走失一個,全家都好大傷害。」他自己壓力沉重,「成晚好憂慮,唔知啲藥得唔得」。加藥後父親病情好轉,慢慢減少氧氣用量,3人終可齊齊整整康復出院。

2月底至3月初醫護人員有喘息機會,到3月中疫情最嚴峻時大批海外留學生回港,廖維滔看到另一種無奈及惶恐。

一名在英國留學的4年級醫科生,2月時仍要在倫敦的醫院實習,在當地醫院除治療武漢肺炎病人外,在其他病房不會戴口罩。該留學生大概估到自己有機會中招,只是當地沒有測試,「睇得出佢哋嗰種無奈,最初訂機票唔易,大學去到3月中,倫敦周圍都係,個個都覺得大家好似感染咗,當疫情失控會好驚恐」。

他說武漢肺炎殺傷力大,較一般流感厲害得多,其中一名酒吧群組病人,由肺清、惡化至有氣喘、肺白、要用高流量氧氣,最後要插喉,都只是2日,所以市民絕不能輕視這病。

記者:陳沛冰

-----------------------------
登記選民按此
香港人,反攻!
登記做選民,5月2日截止
-----------------------------
App內1-Click訂閱《蘋果動新聞》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