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你抗疫】武肺疫苗短期內面世專家唔樂觀 沙士至今都未有疫苗

複製連結 分享
新型冠狀病毒全球肆虐,至今還未有能被廣泛使用、針對此病的藥物和疫苗面世。全球科學家正與時間競賽。

硏發藥物有不同方法,最傳統策略,是根據病毒的基因組訊息和病理特點從頭開發。然而,這套流程需時多年,對於疫情爆發,自然遠水救不了近火。

另一種方法,是測試現存的廣譜抗病毒藥物。這些藥物早已獲批上市,有治療其他病毒感染的歷史,科學家對它們在人體內的代謝情況、使用劑量等稍有掌握。


例如曾經用於治療沙士以及中東呼吸道綜合症的干擾素(Interferon)和利巴韋林(Ribavirin),又或者抗愛滋病病毒感染藥物洛匹那韋和利托那韋(Lopinavir/Ritonavir),現時香港亦主要混合這幾隻藥作實驗性質治療。



此外,科學家還以現有分子庫和數據庫進行分析,發掘了一直用作抗瘧疾的氯喹(Chloroquine)和羥氯喹(Hydroxychloroquine)也可能有療效,現被多國作試驗研究性質使用。而此種藥的副作用,特別是對眼和心臟的副作用,亦都被密切注意。



而最近,一隻一向用作抗寄生蟲的藥物伊維菌素(Ivermectin),亦被科學家發現在體外測試對抑制病毒有作用。



這些摸着石頭過河的方法在醫學上其實很常見,例如是研究癌症用藥層面。

然而,尋找適合藥物其實須要跨越好多困難。

即使藥物在體外實驗展現出良好的抗冠狀病毒活性,也不代表在人體內亦有同等的藥效。再加上藥物進入病人體內有機會引起副作用或無法預期的免疫反應,實在須要反覆研究,才能衡量它的效用和風險。


近期報道經常提到一隻新藥瑞德西韋(Remdesivir),似乎發揮作用,令人病情好轉,科學界充滿期待。



然而零星案例是不夠的。因為我們無法排除,病人不是因為其他原因而康復。

藥物的安全和效用,是要經過一連串的臨床隨機對照實驗去證實。

實驗研究須要在測試中制定控制組、加入隨機性、雙盲機制、以及如何測量臨床結果等等。測試標準很嚴謹,例如有機會要求嚴重確診患者,在測試前多日內,未接受過其他藥物治療,以排除其他藥物的影響。因此能夠符合參與臨床實驗的病人數目,其實一點也不多。

至於疫苗,是減低疫症傳播的重要工具,簡單比喻,疫情好似一場山火,如果附近再沒有可能被波及的樹木草叢,大火不再蔓延,自然會消退。接種疫苗,可以減少可能被感染的人數,從而令疫情由原本加劇走向消退,原理都是一樣。

疫苗開發一點也不容易。以沙士為例,當年疫苗尚未完成開發,疫情已經結束,能夠參與大規模實驗的病人太少,所以它到目前仍未有疫苗。

而疫苗同藥物一樣,須要時間去觀察臨床反應等因素,若果疫苗由硏發至推出的時間能夠在一年內完成的話,已經是史無前例地快。

3月16日,美國有第一位人士接受新型冠狀病毒疫苗接種測試。希望在不久將來,會有針對此病毒的藥物和疫苗面世,令疫情減退,讓我們盡快渡過這個難關。

撰文:張尹思(香港藥劑師工會主席)
編輯:鄒仲安

-----------------------------
抗病經歷・醫護報料
歡迎分享到《健康蘋台》報料專線: https://bit.ly/2vPHzrT
-----------------------------
兩小時煲好防疫湯水食譜 8款湯水食材貼士
《提升免疫力 防疫湯水全集》在家也可輕鬆防疫
-----------------------------
立即去動物蘋台 ,飽覽主子大小事!
-----------------------------
【武漢肺炎】專頁
全民自救 抗疫資訊盡在《蘋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