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行山】同K Kwong行山執口罩 3個鐘執到20個:100年都分解唔到

複製連結 分享
香港會變成垃圾之城,Dr. K. Kwong坦言覺得可悲。
記者在山上拾獲了6個棄置口罩。
在途中發現了很難分解的膠袋。
義工自發幫忙收拾垃圾。
Dr. K. Kwong建議大家執口罩時戴上眼罩。
「守護大自然,你我有責。」雖然聽過這句話很多次,但又有幾多人真正做到呢?肺炎確診個案持續上升,不少打工仔平日也選擇home office,避開人流聚集的地方,假日則選擇到郊野公園,擺脫口罩的束縛,吸一口清新空氣。近期,有不少山友在網上聲討,有人隨意在山頭棄置口罩,污染環境之餘,又增加播毒風險,所以記者決定與香港大學化學系博士Dr. K. Kwong一同行山執口罩,收拾殘局。

路線由大圍紅梅谷出發,踏上數百層石級抵達望夫石俯瞰沙田全景,再折返大圍火車站,這條新手級輕鬆郊遊路線,全程大概只需兩小時。Dr. K. Kwong笑言,因為身形太肥胖,別人都不相信他熱愛行山。他指行山能保持身心健康,即使5、6年前曾經在山上跌斷腳,亦無阻他對山林的熱愛,一星期總有兩三天跑到山上,近月因為武肺肆虐,忙於生產口罩,只能抽半天時間行山。

我們在周六中午時分上山,人流不算特別旺,山友幾乎都脫下口罩。Dr. K. Kwong解釋,人與人之間通常保持兩米距離,可以減低飛沫傳播風險,假如10米內有5至6人,戴上口罩比較安全。另外,戴口罩行山,口罩容易被汗水沾濕,中層濾布受口水、汗水影響,再加上細菌污染,便失去應有防護功能,所以做完運動後,都要換一個新口罩。

全程共執20個
不消一小時,我們便走到望夫石山頂,途中已經執到三個棄置的口罩。市面最常見的三層外科口罩,外層一般使用聚丙烯(Polypropylene,簡稱PP)物料,用作防水。PP物料隨意棄置在大自然環境,即使經過100年也不能分解,就算分解成肉眼看不到的微塑膠顆粒,一樣會對大自然造成嚴重破壞。教授解釋,口罩被棄置在大自然,細菌會被稀釋,除非該地點同時棄置大量口罩,否則播毒風險不高。不過,任何垃圾都應該自行帶走,假如有心人想執口罩,建議戴上眼罩,並使用手套和夾,避免直接接觸口罩。

沿路上山能看到不少垃圾,望夫石山頂簡直是一個垃圾崗,垃圾多得離譜,零食包裝、牛奶盒、濕紙巾甚至賽馬票都有。在山上短短兩小時,我們已經收集了一大袋垃圾和六個棄置口罩,不過好戲在後頭,記者發現由紅梅谷回到大圍站的下山路段,棄置口罩數量多得驚人,比扔在山上的還多,短短100米距離內竟然發現了三個棄置口罩,全程拾了超過20個,當中有一個棄置在草叢邊的,是由懲教署工業組生產的CSI口罩,這款極受大眾市民關注的口罩,就這樣被胡亂棄置在路邊。

居民自發清理門戶
慶幸的是,記者遇到一位居住在附近的市民自發收拾垃圾,她解釋平日經常路過此地,發現路邊有大量垃圾,假日索性自發清理。Dr. K. Kwong坦言看到這種情況非常心痛,試想想棄置垃圾只需一秒時間,但別人卻需花超過100分鐘行上山收拾殘局,呼籲大家珍惜愛護香港這個自然環境,自己垃圾自己帶走。

記者:翁怡富
攝影:張洛晞、張志孟

-----------------------------
全民自救・和你抗疫
《全民自救抗疫手冊》加強版 速睇新增內容
-----------------------------
十三萬即搬秘技・成功個案分享
《移居泰國手冊》逃走他鄉
-----------------------------

《果GYM》隨身播  健身壹App過!

NIKE特選課堂 2-4月期間限定
一按即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