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你抗疫】淘大E座沙士倖存者質疑當年隱瞞疫情 鬧爆政府未有吸取教訓最怕社區大爆發

複製連結 分享
當年KC因確診了沙士而被迫放棄應考高考。
當年溫家寶在沙士平息後,曾探訪淘大E座病逝患者的家屬,但對KC來說,這只是粉飾太平的政治騷。
現在有了自己的家庭,人生進入了新階段,KC希望家人不會經歷自己十七年前的痛苦。
2003年,本應在家溫習、為應考A-Level而努力的KC無故染上沙士。十七年過去,他還記得當日出院後趕及應考中文口試的題目:《試談談你籌備考試的日子》。KC籌備考試的日子,就是在隔離病房中,與死神搏鬥。

KC是淘大E座的住戶。當年淘大E座7、8號單位有大量沙士感染個案,事後發現大廈的渠管設計出現問題,加速病毒傳播,但KC並不是7、8號單位的住戶。

當時KC已應考了最早開考的英文口試。就在其他科目開考前的兩三天,KC開始發燒——沙士患者最明顯的病徵。當時KC不以為然,以為只是自己壓力大,加上轉季,可能只是一般感冒,然而KC一入了急症室就馬上要照肺。雖然他沒有任何咳嗽,但因肺部有少許「花」,就馬上被安排入住隔離病房,「正常人個肺都會有少少花,但可能佢哋又好緊張,就將我隔離。」KC都不肯定,其實自己是因感染了沙士才被隔離,或是在隔離才染病。

入院前,KC早有聽聞過有關病毒、非典型肺炎的訊息,但始終資訊流通度不高,所知有限,沒料情況原來是這樣嚴重。在治療期間,KC只靠吊鹽水維持生命,但都出現了嚴重的肚瀉,估計是當時藥物的副作用。KC說醫生從沒有向他解釋當時用藥的原因或副作用,「個感覺係連醫生都冇方法、冇任何諗法去醫個病。」

每日在病房中,看着其他病人來來去去:有些病人落了ICU就沒有再回來,亦有些本來照顧病人的醫護人員,轉個頭就躺在身旁的病床。病床上的KC帶着很多問號:自己已是發病個案的其中之一,之後會成為死亡數字的其中之一嗎?甚至有一刻,他質疑過自己是否仍然存在。

當年手提電話不流行,還是高中生的KC亦沒有自己的電話。進了隔離病房後,就沒法與家人聯繫。病房裏唯一可以知道病房外的情況,就只有一部電視和收音機。想不到有天,KC竟在電視中得悉了家人的近況。「當時要封淘大E座,我爸爸、媽媽、妹妹、全家人都被隔離到麥理浩夫人度假村。」電視上E座大堂全都是穿了保護衣的人,出現了電影才會發生的生化危機場面。本來自己長大的家,變為了陌生的地方。

KC的病情相對較輕,很快就可以出院,只有雙腳的關節出現疼痛,半年後已痊癒,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出院後迎來的,是令他覺得噁心的政治騷。當年溫家寶在沙士平息後,曾探訪淘大E座病逝患者的家屬,但對KC來說,這只是粉飾太平的政治騷,「只係將件事包裝到政府同國家好關心淘大花園去粉飾太平,但佢哋冇諗過呢度嘅病人、有家人過身嘅住戶嘅心態係點。」事實上,疫症在港爆發前,「非典型肺炎」在內地爆發的消息早已傳出,但當時由於內地政府隱瞞疫情,遲遲未有通報,加上港府配合淡化事態,才令沙士在港出現社區爆發。直至一發不可收拾,港府才正視問題。

十七年過後,KC依然住在淘大花園,不同的是,他已組織了自己的家庭,數個月前更成為了新手爸爸。回望沙士,他只希望家人不會經歷自己昔日的痛苦。「若果政府嘅把關不足,結果就會爆到好似沙士咁。呢個唔係恐慌,係會發生嘅事,而且已經發生過!」KC質疑現時政府沒有吸收當年沙士的教訓,完全不主動做好抗疫工作。「佢播啲廣告可唔可以唔好淨係關於『抗暴』,可唔可以提供多啲『抗疫』嘅資訊畀啲老人家呢?用咁多資源去做維穩,不如用啲錢嚟訂口罩去派啦。下下等到爆先嚟做嘢就太遲!」

現時KC和一眾淘大居民組成「淘大關注組」,由自己、由社區出發去先防疫,互相分享疫情消息、提醒住戶們要勤洗手、戴口罩,同時監察大廈管理處有否做好防疫工作,例如定時清潔大堂設施等。「當個政府做唔到嘢,惟有靠自己,同時都互相提點身邊嘅人。只係輕輕一提,個(抗疫)力量就會好大。」

製作:果籽
編輯:鄒仲安

-----------------------------
全民自救・和你抗疫
速睇《全民自救抗疫手冊》
-----------------------------

《果GYM》隨身播  健身壹App過!

NIKE特選課堂 2-4月期間限定
一按即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