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你抗疫】港府無能累醫護寫遺書市民搶口罩 黃任匡:本地醫療如何服務十幾億內地人

複製連結 分享
黃醫生質疑,為何一眾官員未有吸取十七年先沙士的抗疫經驗來處理是次疫情。
近日街上多了很多市民戴口罩,這對黃醫生來說是一點曙光。
黃醫生提醒大家,戴口罩時不應「半戴半露」,亦不應捽眼捽鼻。掉棄口罩時,應盡量掉在有蓋垃圾桶內。如沒有,就先用膠袋包好才棄置。
要約黃任匡醫生訪問,很難,難在記者自身的心理關口。武漢肺炎抗疫,全國所有省份落閘,只有香港中門大開,大陸人衝關求生,公立醫院前線醫護人員目前所承受的工作量和心理壓力,可想而知。貿然相約年初四做訪問,打亂他的行程,實在於心有愧。「沒所謂,我本來今日放假,不過要返嚟開個urgent meeting。」於是就相約在屯門醫院旁的河畔公園見面。

訪問前一晚的凌晨,黃醫生在自己的Facebook出了一個「好耐冇試過,嬲到講唔到嘢。」的帖文。一見面,記者追問「做乜咁嬲」,「嬲在政府仲唔真正封關囉。」訪問時,政府只是拒絕來自湖北省的人士入境。雖然訪問當日下午,林鄭宣佈封閉六個關口,但仍然開放羅湖、深圳灣等佔內地入境旅客人數八成的關口。語言偽術,繼續假封關。「到現時為止所有在港嘅武漢肺炎確診個案都係輸入個案,都係搭高鐵嚟嘅。如果早兩星期停高鐵就一天都光晒。」雖然已錯過了農曆新年假期後的封關黃金期,黃醫生再三強調:「而家屋企水浸,即使成個地都濕晒,即使傢俬都浸爛晒,你都一定要關咗水喉先可以解決問題。」亡羊補牢,徹底封關,唯一出路!

面對洶湧而至的疫情,政府仍舊中門大開,甚至在記招上高調提出醫管局一直以來免收隔離個案醫療費用的做法,又為大陸人提供一個衝關到港的誘因。此舉惹來不少人揣測林鄭是否為了向中共獻媚,不惜犧牲本港醫護人員。黃醫生直言,政府根本已完全放棄了防疫的工作,肆意讓疫情爆發,爆到像沙士時一樣,然後直接做抗疫工作。林鄭獻媚,醫護埋單。香港在2003年時經歷沙士一疫,十七年後面對類似的高傳播性疾病,本應有足夠經驗。最愛晒CV的林鄭都說了自己當時是社會福利署署長,為何今日的防疫工作還是後知後覺,甚至接近無知無覺呢?「我都諗唔明點解喺一個有教授、醫生、司局級官員、特首嘅記者會上,可以叫市民唔使戴口罩。唯一解釋係政府仲想推禁蒙面法(上訴中)。」在面子與人命前,港府再一次證明了面子要緊。不意外,六月滿街硝煙之時,林鄭都只是擔心去不了salon。香港人?No stake in the society.

結果苦了一班站在最前線的醫護人員。就在差不多一年前,記者在同一拍攝位置訪問了一名公院護士。當時護士哭訴公院病床使用率高達140%,自己當值時忙到連M巾都不能換。一級國際城市香港有着第三世界的醫療系統。「本來照顧七百幾萬人都緊拙嘅醫療資源,點樣去服務一個十幾億人口嘅國家、有四千幾宗確診個案嘅疫情呢?」黃醫生再三強調,「再唔封關,(香港醫療系統)一定會崩潰,而且係極速崩潰。」多年來,政府的醫療開支一cut再cut,現時公院的總病床數目比2003年時還要少。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雖說現時有1,400張隔離病床,但黃醫生指,那些隔離病床平時當作普通病床般使用,要騰出,就要重新安置本來在使用那些病床的病人。換句話說,本已「床貼床」的普通病房只會變得更加擠迫。「係可怕㗎,唔單止講緊住院質素,係整個感染控制上都好驚。」現時有部份武漢肺炎患者不會出現任何病徵,一旦普通病房裏出現「隱形病人」,而病房環境是如此惡劣時,「唔單止喺社區,喺醫院嘅爆發機會都越嚟越高。」

面對政府的無能,黃醫生和一眾同事感到的是憤怒。而面對再一次的沙士疫情,卻是無言。現時公院醫院的醫護人員已抽了「生死籤」,分了Dirty Team和Clean Team。Dirty Team的醫務人員必須冒上受感染的風險,照顧隔離病人。訪問期間,黃醫生亦透露了自己已自願加入了Dirty Team,可謂醫院裏的「武勇派」、「衝衝子」,並對我們笑說:「係咪好驚我呢?其實都唔使點抽,要打場咁漫長嘅仗,人人都會中(入Dirty Team)。」早在其他訪問中,黃醫生已說過有些同事間已開始寫遺書,吃飯時會半講笑半認真地「托孤」。「我哋醫院(屯門醫院)更加啦,因為⋯⋯謝婉雯係喺我哋醫院走,咁樣⋯⋯同事就會更加⋯⋯嗯⋯⋯」黃醫生托了托眼鏡,再沒說下去。

「同事之間係好嬲、好不滿,但士氣仲喺度,會互相鼓勵,互相支持!」醫管局本來有一個「Washout」的恒常做法,做完Dirty Team的同事會有一段隔離的時間。隔離過後,才可繼續上班照顧「乾淨」的病人。但可能為了解決人手緊拙的問題,醫管局取消了Washout做法。如醫護人士昨日在Dirty Team當值,明日就要馬上回到Clean Team。武漢肺炎的潛伏期最長為14日,如此一來,只會增加將病毒由一個確診個案送到其他病人身上的風險,十分不智,但醫管局政策就是這樣,醫院只好跟隨。「有同事知道後自願提出銷假,然後都有好多同事響應。大家寧願辛苦啲,可以互相補位。」

訪問做到一大半,感受到的全都是政府無能、市民的無助,然後就是醫務人員的勇敢和無私,一切又好像回到2003年沙士的時候,可能更壞。但「武勇派」黃醫生卻樂觀的認為,這次疫情和沙士最後的結局會不一樣,是因為多了市民的自覺性。連日來,街上都有了不少市民自覺地戴上口罩,令黃醫生覺得這場仗還有一絲希望、一絲曙光,至少政府無能、市民自救,減低了社區爆發的可能性,亦減輕了醫護所面對的壓力。黃醫生提醒大家,戴了口罩當然好,但記得要戴得正確。戴口罩時,口罩要完全遮蓋口鼻,不應捽眼捽鼻。手部接觸口罩時會接觸到細菌,所以脫下了口罩後一定要先洗手。將口罩掉到有蓋垃圾桶裏,或先將口罩用膠袋包好才掉棄,以免細菌傳播。如有在自己的屋苑或附近的商場長期沒有有蓋垃圾桶,就應要求加設。私人機構應積極考慮「在家工作」的可能性,「諗番起當年沙士,點解疫情會慢慢die down(消退),政府做咗好重要嘅一步,就是『大三罷』:停課、停市、停工。當人與人之間嘅接觸少咗,病毒傳播嘅速度就會減慢好多。」

馬上就要上前線,赤手空拳去打一場硬仗。不少入了Dirty Team的醫護人員早作了捨身救人的打算。「無人想見到下一個謝婉雯。」黃醫生很希望跟一眾醫護同事說,一定要先保護好自己,才可救到更加多的人。「康復香港」後,必定有很多美好的事情等待着。

採訪:方嘉

-----------------------------
十三萬即搬秘技・成功個案分享
《移居泰國手冊》逃走他鄉
-------------------

《果GYM》隨身播  健身壹App過!

NIKE特選課堂 2-4月期間限定
一按即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