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淚彈後遺|戰後被商人重新包裝 有毒化武不但影響健康更殺人於無形

複製連結 分享
催淚彈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首次被軍隊廣泛使用,其殺傷力有目共睹。但在戰後,這個背景卻開始被説客掩飾包裝。
一戰結束後,美國陸軍化學部仍然繼續運作。曾領導化學戰的化學部負責人阿莫斯.弗里將軍,將催淚彈這項技術重新部署,意圖使其融入日常之中。他羅致退役軍隊中人擔任説客,去保留這些化學武器發明。
在他們的努力下,催淚彈「兵不血刃」的新形象開始浮現。
商人將催淚彈重新包裝成「低殺傷力的和平人群管理手段」。因為催淚彈的化學物會隨時間減退,不像使用槍炮驅趕人群後會留下血迹,使用時能免受譴責和罪惡感—縱使其實際上是一個內含有毒化學物的化學武器。
其結果導致美國日後的酬恤金進軍事件。毒氣如噩夢縈繞老兵大半生,他們逃得過一戰時之毒氣戰,卻逃不過戰後因追討戰時薪金,導致自己和家人遭政府鎮壓及施放催淚彈,而出現死傷的命運。
事件固然令人傷感,然而亦有人在暗裏看到:催淚彈再一次展示了其迅速破壞、並潰散民眾之能力。
60年代,世界動盪加劇。隨着各國「防暴」政策開始正規化,一個新產業迅速崛起,且被賦予漂亮的名字:「安防產業」
催淚彈在這片遼闊藍海上開始嶄露頭角,它的需求如雨後春筍,逐步登上國際關係的殿堂。
從越戰到面對種族問題的國家,以至至今仍動盪不息的中東,處處都能見到催淚彈的蹤影。
至此,催淚彈已建立了成熟的產業鏈。在金錢主導下,企業不但提供武器,亦提供軍事訓練,甚至有商人創立理論,提倡一連串「執法階段」,使武力逐步升級,同時因應每個階段部隊所需「照單執藥」供應化武,方便各國採購。
隨着照相機興起、傳播媒介日漸蓬勃,時至今日,世界上主要警察部門更深信使用「低殺傷力」的催淚彈是驅散人群的好選擇,卻忽略了暴力場面的升級,往往是為着之前化武的使用而爆發的。
然而,這個產業隱瞞了太多事避而不宣:催淚彈之所以被包裝成「安全」,很多時候是基於單單理論上考量它的化學成份,而沒有被當作是一種武器去作出全面研究。事實上,無論是買賣以至醫療數據,很多數據均付諸闕如。
儘管鎮壓被轉化為商機,化武令平民付出慘痛代價,但時代的巨輪沒有因此停下來。
催淚彈,擋得住人群聚集,卻擋不住人與生俱來的信念和渴望。
1987年,南韓延世大學一次示威中,學生李韓烈被警方發射的催淚彈擊中後腦傷重不治。南韓國民並未因化武打擊而後退,相反,鎮壓再次喚醒他們,將持續數十年的民主運動推上巔峰。最後全斗煥政府迫於社會壓力,宣佈修憲,南韓民主鬥爭於是開展了下一個階段。
今天商人成功地將催淚彈與解決群眾騷亂畫上等號,讓人理所當然接受催淚彈乃解決騷亂的方法。
然而從人道角度來看,世上若有體制製造政治災難之後,卻一直堅持使用化武鎮壓不滿的百姓,是十分可悲的事。
撰文:張尹思(香港藥劑師工會主席)
編輯:鄒仲安
-----------------------------
改善兒童專注力 解構治療迷思
《陪着你走—ADHD家長手冊》全面拆解
-----------------------------
點擊瀏覽 健康蘋台網站 獲享更多健康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