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20+】肥胖兼冇M到疑患卵巢多囊症 24歲女被未來奶奶揶揄係咪冇仔生?

複製連結 分享
陳醫生指,年輕女士每個生理周期約有10-15顆卵泡等待發育成長,但最後只有一顆會變成熟而排出子宮,其餘的會自然死亡;而卵巢多囊症患者是「有很多卵泡,但沒有一顆會長大」一直積聚在卵巢裏。
記者跟隨Charlotte到健身房運動,見到她做腿部訓練,竟然可以推舉到120公斤。
Charlotte會盡量選擇攝取低升糖指數的碳水化合物,將血糖維持在穩定狀態。她最喜歡在健身後吃藜麥雞蛋沙律補充體力。
「長這麼大最打擊我的,是前男友媽咪説的那句話。」24歲的Charlotte有點激動。對方來自保守的日本家庭,得悉她有月經稀疏的情況,掩不住憂心。「她問我以後會不會生不了孩子?還質問兒子,爲何結交這樣的女友。」她無言以對,「覺得自己不是一個女人。」
不過,Charlotte並不孤單。婦產科專科醫生陳億仕稱,香港大約10%的年輕女生有相同困擾。
「初經是16歲半,連我妹妹都比我早,」Charlotte對月經的最初印象——量很少、不定期。她當時還深受皮膚問題困擾,「經常在額頭、人中這些位置爆瘡,跟同學青春期長的暗瘡不一樣。」出國留學前媽媽帶她求診。醫生處方避孕藥,幫她恢復月經和改善皮膚狀況。由於情況有好轉,她繼續服食避孕藥,長達六年。畢業後回港,她發現避孕藥並不便宜,以爲經期已調理得不錯,決定停藥。沒想到,生理周期再次被打亂,月經直接「消失」了。
她憶述:「那一年,只 『出血』過兩次,我不認為那是月經,因為量真的非常少,一天用一塊護墊已經足夠。」為找出原因,她接受陰道超聲波檢查,發現患有卵巢多囊症。
陳醫生指出,卵巢多囊症的成因是內分泌失調。部份患者可能受遺傳基因影響,令體內產生過多的男性荷爾蒙,導致大腦無法指揮卵巢定期排卵,造成經期延遲,常見發病年齡為20-30歲。
患者通常還有胰島素阻抗問題,「卵巢多囊症的病因與糖尿病很相似,患者對胰島素的敏感度不足,令身體須要製造更多胰島素去消化食物中的糖份。」牽一發動全身,當血液中的胰島素濃度過高,也會增加女性體內的男性荷爾蒙。而胰島素敏感度低,亦會導致高血糖,令脂肪更容易積聚;除了增加患三高及心血管疾病的機會外,「脂肪能讓一些『好的』荷爾蒙『變壞』,所以脂肪越多,病情越容易惡化。」
診斷卵巢多囊症有三個方法:第一,在超聲波掃描下觀察卵巢,會看見許多囊泡,這些都是無法成熟排卵的卵泡。第二,患者會有男性荷爾蒙過多的表徵,譬如體毛多(多生長於四肢、唇位)及暗瘡問題。第三就是有難以排卵的迹象,即是有俗稱「四季經」的情況。假如以上三項中了兩項,便可確診。陳醫生補充,通過檢驗血液中的抗穆勒管激素(AMH)也有助確診。「卵巢内越多卵泡,該荷爾蒙指數就會越高。」
治療方面,對於沒有生育計劃的女性,醫生會處方避孕藥或通經藥,既可調節女性荷爾蒙水平,更重要是令子宮內膜定期剝落,避免因過度增生而引發癌變。陳醫生提醒,「別以為沒月經生活上會更輕鬆,排卵後分泌的黃體素,有助預防子宮內膜癌。」
若女性有生育意向,可通過口服排卵藥、排卵針增加受孕機會。不過陳醫生形容,「此類方法就像車子性能不好,用更多人力推動它,但一不小心推過頭,容易懷上雙胞胎。」別忘記,患者很多時有胰島素問題,多胎懷孕會增加妊娠糖尿病、甚至小產風險。因此,精準控制藥量非常關鍵,對於準備生育的夫妻來說,要掌握用藥劑量、把握受孕時機,難免會造成壓力。
還有另一方法,是服食糖尿藥,有助控制內分泌失調,增加自然排卵的機會。惟陳醫生直言:「一個卵巢多囊症的病人,有沒有一種藥,吃完後可以完全康復?是沒有的。」跟確診糖尿病一樣,藥物只能改善病情,「可能由兩三個多月來一次,變成一個多月來一次。服用糖尿藥期間,會發現經期變得正常,懷孕率提高,但也可能一停藥便打回原形。」雖然沒有根治方法,但陳醫生建議患者可以從生活習慣入手,「如果能夠控制體重,減少身體的脂肪,對這個病一定會有幫助。」
Charlotte有個比她少九歲的弟弟,見證他成長,令她感嘆生命的奇妙,也憧憬組織家庭和生小孩。她驚覺自己借助避孕藥而來的月經,無助懷孕。更不想將來打算生育時,「要試很久、很辛苦……很怕試到40歲還不成功。」前男友媽咪的那句話,令她下定決心:「一定要來月經。」然而,受胰島素問題影響,卵巢多囊症患者易胖難瘦。她知道維持足夠的肌肉量,有助消耗更多卡路里,體重控制效果更佳,於是開始學習健身。
「最初,我很怕自己一個人走入健身房,特別是負重訓練的區域。覺得姿勢錯誤會被人嘲笑,加上身邊的男士都很健碩,他們大力放下器材時發出的聲響,都會讓我感到害怕。」但她目標明確,於是上網自學針對不同肌群的動作。「去到健身房就開着那些影片跟着做。」最終刻服恐懼,訪問當日,記者見到她深蹲、臀橋動作做得有板有眼。確診患有卵巢多囊症前,她只會流連在跑步機、腳踏車上,「出一身汗就以爲自己輕了,不知道做有氧運動減掉脂肪的同時,也會消耗身體肌肉,容易復胖,所以必須配合負重訓練。」
Charlotte曾試過各種節食方法,生酮飲食、軍人飲食法,甚至全日只吃雞胸、蘋果或青菜,但難以持之以恆。現在她「對症下藥」,飲食主要以低升糖的碳水化合物爲主,且盡量選擇未經加工的食物,避免因攝取過多糖份和脂肪,加劇胰島素阻抗問題。她也會計算每天攝取的卡路里,8成選擇健康食物,2成是自己喜歡的食物。「我會給自己空間吃雪糕、菠蘿包、麵包,永遠戒掉一種食物不切實際,也會造成心理壓力,容易失控暴食。」
努力了九個月,她成功把體脂率(根據Inbody數據)從最高峰的32%減到約25%。更重要的是,「現在不靠藥物,每一個半月、兩個月至少會來一次月經,而且經量正常,是會維持五日,經常要換衞生巾的月經。」她興奮地分享「成績」。雖然未達至最理想的狀況,但已進步不少,她説卵巢多囊症減肥是「持久戰」,經常提醒自己要有耐心。
她在Instagram分享經歷,才發現有許多同路人:「有些很年輕的女生沒錢吃避孕藥,很彷徨。」她憶起最初看到超聲波影像、得知「冇藥醫」時擔心得大哭的自己,寄語她們:「一開始聽到糖尿病、不孕這些字眼,覺得像世界末日,好像所有意想不到的事情,都會因爲這個病發生在我身上。」但是,及早正視、堅持健康生活習慣,與卵巢多囊症和平共處,絕非不可能。
記者:馮穎思
攝影:果籽攝影組
編輯:鄒仲安
-----------------------------
直擊治療檢查過程‧全方位認識《乳癌》點擊即睇
-----------------------------
2019區選專頁
光復香港 11.24踢走共產黨
-----------------------------
【撐學生】
召集有心人 撐學生全年睇《蘋果》
立即按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