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家有Say】學生因政見分歧情緒受困 家長老師可以點樣做?

複製連結 分享
從概括談到具體,善用開放式問句。
鼓勵孩子發問,邀請分享感受和看法。
行為錯誤不等如人性崩壞,須說明原則與解讀場景。
理解各方意見,不持續爭論影響情緒。
平心靜氣給孩子鏡像示範,建立安心討論環境。
避免過量接觸相關資訊,覺察孩子急性壓反應。
接孩子年齡作解說,切忌誇大其辭。
香港心理學會輔導心理學部主席郭倩衡
註冊社工黃sir
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在2017年的調查報告顯示,香港學生受到襲擊、排擠、威嚇、作弄等欺凌事件,比率為受訪的72個國家和地區中最高。近日開學,社會政治紛爭進入校園,學生之間可能因政見不同而起爭執,身為家長、老師和社工,遇上類似突發事情應如何解決?
以模擬事件為例,幾位同學在小息時一同討論暑假期間的新聞畫面,之後他們一同玩角色扮演遊戲,有人扮示威者,有人扮警察。及後雙方開始對罵,當中有一位女生的家人是警察,她認為警察只是做份內事,但由於其他同學不認同,最後該女生就哭了起來。如果遇上這類事件,應該如何應對?
香港心理學會輔導心理學部主席郭倩衡(Helen)表示,須按學生年紀去處理:「小朋友可從電視看到新聞,在生活層面很難斬腳趾避沙蟲。如果學生對事件有一定程度了解,可以先問他的看法,集中行為本身,重點放在同學的感受。」談論時要心平氣和,令學生覺得輕鬆,切忌煞有介事。因小朋友最留意的是大人的反應和情緒,而不是談論的內容。註冊社工黃sir亦建議不要判斷學生的對錯,最重要開放地了解他們背後的想法,因學生這段期間吸收了很多資訊,是一個好機會去談論社會的現況。而老師阻止他們談論並不是好策略,應先行觀察。
根據教育局數字,過去五年校園欺凌的個案平均達200宗,雖然2016至17學年校園欺凌的個案下跌至124宗,但2017至18年度回升至202宗大幅增加63%,究竟如何能定義欺凌行為?
黃sir指欺凌有三個定義:第一,屬權力的不平等,持強凌弱,「人多蝦人少」;第二是重覆發生的惡意行為;第三,要掌握同學的心態,才能確定是否屬於欺凌。
家長Colby的兒子曾因患濕疹而被欺凌,據Helen的經驗,家長不應以為小朋友會懂得應對。「不要問點解不告訴老師?點解不求助?」遇到恐懼時的反應,心理學上分為3個F:第一是會flight,逃跑;第二,會 fight(還擊);第三是會 freeze,呆了不懂應對。如果小朋友天性外向,應該教他怎樣以短的言語去對應言語上的欺凌,和他練習應對,告訴欺凌者他不開心,主動提出感受。「一個有意無意的回應,可能會令對方很震驚。因為小朋友童言無忌,當開玩笑變成取笑,令人感到唔舒服,如果不知道界線就會變成恥笑了。所以要教識他去應對,不是走向極端,一係死忍爛忍,一係火山爆發,就會更影響情緒。」如果子女性格內斂,可以告訴他朋友,也可選擇視情況去申訴,視乎性格而定。假如起正面衝突,會令欺凌情況更嚴重,陷於困局。
小朋友未必主動開口,家長又可以怎樣留意子女的一舉一動,屬於被欺凌的徵兆?Helen表示未必只看行為,要重視與子女互動:「如果直接問在學校發生甚麼事,小朋友大多不會直接回應。」原因有三:他受驚不懂得識處理、怕受罰、或怕家長擔心。首先要留意親子對話時間有沒有足夠的質素,「一開門就問佢係咪俾人蝦,就會好怪。」處理突如其來的狀況時或面對環境的壓力時,要保持平常的溝通交流,維持自然的應對。她又鼓勵家長分享自己日常生活的感受,或是用手偶去與小朋友談話,「和小朋友溝通有很多方法,不要只問點解、為乜嘢,我做輔導時,『點解』是我們一定不會問的問題。」
如果小朋友有被杯葛問題,黃sir指大前提是不要假定小朋友一定要廣交朋友,「人與人之間合則來不合則去,要教導小朋友與合不來的人保持合適距離。有很多時候是因不知道如何保持距離,才導致被杯葛、身體和網路言語的欺壓。」成年人須以身作則,示範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互相尊重和平等。如欺凌杯葛者,學校又處罰的話,只是用公權力去製造不平等的情況。」老師和社工應該令學校氣氛保持和平非暴力。學校亦可舉辦成長課,讓同學認識到旁觀者的角色,面對衝突亦不應「做花生友」吶喊助威,旁觀者亦可緩和、指正欺凌,去減少欺凌的情況發生。
另外,Helen又建議家長和子女談論社會事件時,有7項事情須留意:
(一)從概括談到具體
善用開放式問句。
減少「為甚麼?」、「是不是?」作問句開頭。
(二) 鼓勵孩子發問
邀請分享感受和看法。
毋須刻意迴避話題,感受沒有對錯之分。
(三) 行為錯誤≠人性崩壞
說明原則與解讀場景。
接納人有改善機會,免讓仇恨滋長。
(四)理解各方意見
不持續爭論影響情緒。
明白人有不同選擇,簡單回應已經足夠。
(五)平心靜氣給孩子鏡像示範
建立安心討論環境。
少用激動語氣教訓,為孩子作情感示範。
(六)避免過量接觸相關資訊
覺察孩子急性壓力反應。
慎選適齡資訊,適時提供解說。
(七)按孩子年齡作解說
切忌誇大其辭「講多咗」。
不宜只說負面角度,事情總有正面意義。
撰文:吳允
編輯:鄒仲安
(資料來源︰香港心理學會輔導心理學部)
-----------------------------
【撐學生】
召集有心人 撐學生全年睇《蘋果》
立即按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