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弱者】末期腦癌兒每日治療18小時 盼能照顧年邁母親多一日

複製連結 分享
瑪麗醫院神經外科顧問醫生浦勤孫醫生成立PVW腦腫瘤基金會,為有須要的病人家庭提供經濟援助,更重要是,喚起社會對惡性膠質母細胞瘤的關注。
正在接受腫瘤電場治療的Ben須要哥哥幫忙,每隔3至4天便為他更換新的電極治療貼。
Ben在訪問中多次強調,很想繼續照顧80多歲的媽媽,所以要勇敢地面對惡疾,希望不要白頭人送黑頭人。
Ben的腦腫瘤位於其左頂葉和額葉,影響其讀寫能力、計算能力和感覺神經。
腦腫瘤電場治療附有電極治療貼,供病人貼於腫瘤及附近位置,讓電磁場發揮作用。
Ben無論上街或上班也須隨身戴着腦腫瘤電場治療裝置,由於同時戴了帽子遮蓋,路人一般都不易察覺,旁為其哥哥Keith。
今年46歲的黃先生(Ben),任職康文署三級康樂助理員,三年前突然在工作地點昏眩、全身癱瘓,被同事送進醫院。出院後輾轉到過多間公立及私家醫院求診,接受過多次檢查,奔波近一年,才確診是患上惡性膠質母細胞瘤。
高度惡性 平均只一年多壽命
膠質瘤屬原發性腦癌的一種,可分為四級,第四級屬末期,全名為膠質母細胞瘤(GBM)。這種瘤高度惡性,生長異常迅速,且難以治療。發病的原因暫時不明,但根據文獻,或與遺傳基因有關。GBM在亞洲區較少見,在香港,每年約有75至80宗新症。患者一般在首次發病後,只有12至14.5個月壽命。
而Ben自首次發病至今近3年了,每天都依時服藥及接受治療,希望可以活多一天得一天,因為他有一個心願:「我要照顧80多歲的媽媽,所以要勇敢去面對這個病,希望不要白頭人送黑頭人。之後,就要生要死都沒所謂了。」
瑪麗醫院神經外科顧問醫生浦勤孫醫生表示,GBM可發生在大腦的任何部位,而Ben的腦腫瘤位於左頂葉和額葉,影響其讀寫能力、計算能力和感覺神經,後期更影響到語言表達及走路。猶幸經過多次手術及治療後,Ben目前的狀況尚好,自理能力高,暫時可重返工作崗位。
腫瘤電場治療 增加存活率
浦醫生解釋:「現時,GBM的治療方法主要有外科手術、放射治療、化學治療及標靶藥物治療等。因每個腫瘤的基因不同,所以我們會先為患者進行基因化驗。如腫瘤的基因做化療的效果較佳,病人的壽命便得以延長。否則,像Ben的個案,就要採用新治療去延長壽命。」
由於Ben復發了兩次,對標準治療的反應未如理想,浦醫生便建議他採用全新引進香港的Optune®腫瘤電場治療。它是過去十年應用於治療GBM的嶄新療法,利用特定頻率的電場干擾癌細胞的分裂,抑制腫瘤生長,並促使受影響的癌細胞死亡。腫瘤電場治療主要於手術、化療及放射治療後,與化療一同使用,而對於復發性GBM,它則可單獨使用。浦醫生說:「以前5%或以下的患者有5年的存活率,使用腫瘤電場治療後,13%的病人都可有5年的存活率。」
剃頭戴電場裝置 每天最少18小時
腫瘤電場治療屬非入侵性的治療法,可讓病人帶回家每天使用。除主機電場產生器外,還附有電極治療貼、電源線、電池充電器、備用電池等。病人家屬須把病人的頭髮剃光,然後把電極治療貼貼於其腫瘤及附近位置,讓電磁場發揮作用。病人每天須戴着裝置至少18小時,並每隔3至4天更換新治療貼。無論上班、外出、睡覺都要戴着。
腫瘤電場治療的收費每月約十多萬元,藥廠方面設有資助計劃。若病人有須要可透過醫生向藥廠申請,他們會根據病人的經濟狀況作部份資助。而Ben因為是公務員,故全額獲政府補貼。
此外,病人也可向新成立的PVW腦腫瘤基金會申請經濟援助,腫瘤電場治療為該基金的治療選擇之一,而金額會視乎病人的情況、所需藥物而定,並沒有預設之資助金額。
新成立基金會 為病人提供支援
浦勤孫醫生正是PVW腦腫瘤基金會聯合創辦人,她表示,由於GBM不在香港的十大癌症之列,一向備受忽略,故推動她成立基金籌集資金,讓患者有更多治療方案的選擇。
她表示:「GBM與其他癌症一樣,及早發現至為重要,所以希望藉基金會提高大眾對此病的認識。另一方面,現時投放在腦癌研究的資金非常有限,希望基金會能引起社會關注,讓我們有更多資源進行研究,為有須要的病人及照顧者提供各方面的支援。」
記者:黎佩詩
攝影:劉永發、郭于祺
編輯:鄒仲安
-----------------------------
【每周送10萬】
升級壹會員獨家尊享,立即參加10萬火急大抽獎 !
*推廣生意的競賽牌照號碼:523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