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上成為壹會員
會員專區 只限會員閱讀

一家六口五中風 姊妹互相扶持毋懼他朝再中風:「即使冇體力照顧都會陪住對方」

複製連結 分享
【不是弱者】一家六口五中風 姊妹互相扶持毋懼他朝再中風:「即使冇體力照顧都會陪住對方」
妹妹郭惠珍(暱稱毛毛,右)與姊姊郭秀珍(左)雖然先後中風,且家中亦有另外三人中風,但她們仍積極樂觀地面對人生。
經過多年努力,毛毛已有足夠自理能力,可以獨自前往醫院。
秀珍每次都會陪同毛毛覆診,而她每次都會比毛毛早到醫院,怕毛毛突然認不到路。
十多年來,二人都是手牽手地走過不同跌宕起伏的路。
由石硤尾站走到白田邨,一般人大概10至15分鐘便可以,但毛毛起初用了超過一個半小時。
毛毛近年積極練字,由喪失寫字能力到寫出一手工整文字,圖為她的練字簿,上面寫着:「快樂是欣賞自己的糊塗。」
毛毛經常會到慧進會參加不同活動,如唱歌、練字、玩訓練記憶力的遊戲等。
「第一個中風的是我爸爸;第二個是我媽媽;第三個是我;第四個是我姊姊;第五個是我弟弟。」郭惠珍(毛毛)幾乎全家中風,當你以為這是個愁雲慘霧的故事時,毛毛卻笑得開懷地說:「我一家六口五個中風,大你!哈哈!」
訪問當日,我跟毛毛相約在她家樓下會合。她拿着拐杖慢慢地步出大堂,跟我們說過一聲早安,便帶我們乘巴士由葵涌石蔭邨出發,前往瑪嘉烈醫院覆診。由葵涌到荔景的路途本不遙遠,但毛毛有時卻要花上超過一小時才能由家門去到醫院。「因為巴士班次很疏,錯過便要再等下一班,到了葵芳站又要再轉乘小巴。」受中風影響,毛毛的記憶力稍遜,她一定要按習慣行事,即使有其他方法由家附近去到醫院,她也決不能突然改變行程。所以對常人來說短短的路程,她隨時要花上超過一小時才走得完。「我覆診次數很頻密,因為我看很多科:糖尿病、肝病、中風、極度貧血,腎有點毛病,左耳聽不見。姊姊會在醫院等我,因為我說話不是表達得很好,醫生有時候不明白我說甚麼,她就要替我跟醫生講解。」毛毛說。
當我們到達醫院時,姐姐郭秀珍早已準備就緒,甫見車門打開便站在門前等毛毛下車,不過她沒有刻意攙扶,她說:「我不能刻意扶着她,要在她有需要時才出手幫忙,讓她習慣多靠自己。」毛毛每次覆診,家住屯門的秀珍都一定比她早到,甚至是早上8時覆診,秀珍也會在天未亮時便起身出發。「因為毛毛無甚方向感,我怕她會迷路或者覺得徬徨,所以一定要比她早到。」比毛毛年長約5歲的秀珍,體力也很有限。「其實我是累的,不過我不能告訴毛毛,否則她會不好受,所以我要裝作若無其事。」
身體健康突中風 40歲住老人院養病
14年前,當年約40歲的毛毛突然中風,是一家六口中第三個人中風。當天是個一切如常的上班日,唯一不尋常的,是毛毛的臉色比平日差得多,她的老闆將她送回家,秀珍一看便感覺不妥:「因為父母都曾是這樣嘛,所以我一看便猜到是中風。」她叫救護車把毛毛送院,證實毛毛真的中風。「那一刻我很害怕,究竟下個會否是我?我在醫院大堂頓時崩潰,我不停說『為何又是我們?』」雖然毛毛現在看來有點胖,但當年的她只得84磅,飲食作息都很健康,突然中風令大家都感到錯愕。毛毛說:「爸爸有心臟病,媽媽有心臟病,我也有心房顫動和心律不正,醫生說不排除是遺傳。」
本來兩姊妹一同照顧中風的父母,但毛毛突然中風,令秀珍十分徬徨。「三個呀!家裏已經有兩個,我可以怎麼辦?」因毛毛留院觀察的期限已到,她必須出院,秀珍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只好將毛毛直接送到老人院。「她根本不是老人家,入住老人院彷彿完全沒有尊嚴,我怕她受不了。」她說毛毛當時不停流淚,縱然無法開口說話,但也可以肯定她不想入住老人院,秀珍只能不停說「暫住而已,復元好便可以回家」去安慰毛毛,還有每天到老人院替毛毛洗澡抹身。回望自己成為老人院最年輕的院友,毛毛並沒有怪責秀珍,她說:「如果是我,我也會送她去老人院,因為我一個人是照顧不了三個中風病人。」
失說話及書寫能力 母親再中風成最大復元動力
中風後,毛毛喪失說話和書寫閱讀文字的能力,老人院的姑娘對她照顧有加,不時讀報紙給她聽,加上秀珍用識字卡教毛毛說話,原本完全無法說話的毛毛開始說到單字。秀珍說:「試過跑到外面的言語治療課程和講座,聽好便去院舍慢慢教毛毛。起初真的很困難,她話又說不到,筆也拿不起,但她真的很努力,很想康復。」而令毛毛決心學說話,是因為媽媽再次中風,而且病情非常嚴重,毛毛說:「醫生說媽媽變成植物人,當時她躺在病床毫無反應。」直至能發到單音節的毛毛在她床邊一聲一聲地叫:「媽!媽!」媽媽的眼皮居然開始跳動,「姑娘說媽媽雖然閉上眼,但她的眼皮在動,也就代表對我的聲音有反應。」毛毛覺得這還未夠,於是開始去中風及腦損病人自助組織「慧進會」,跟其他病友唱歌、練字,花了三年時間重拾說話能力,不過毛毛母親還是因為年事已高,跟毛毛父親先後離世。
離開醫院,我們跟毛毛乘港鐵到石硤尾站,準備到白田邨的慧進會,一探這個讓中風病人重拾說話能力的地方。秀珍說:「一般人由港鐵站去慧進會,我想用10至15分鐘便可以,我記得第一次帶毛毛去,我們花了一個半小時。現在情況好得多,她大概花20至25分鐘便可以。」不知是否路程遙遠還是害羞,毛毛起初其實很抗拒參與慧進會的活動,後來發現對病情有明顯幫助,她慢慢放開懷抱,投入活動。慧進會每日都有不同活動,如星期一有唱歌;星期二有健體操;星期三可以耍八段錦和改善記憶小組;星期四有「閒談兩句鐘」,讓病友們聚在一起談天說地;星期五則有寫字練習,幫助病友走出中風及腦損陰霾。
堅信姊妹同心 不怕再次中風
「其實沒甚麼倒霉與否,像我這樣中風後又百病纏身,不知道自己何時會死,所以我把每日當作是最後一日。其實最重要是自己的心情。」毛毛笑說。毛毛花了數年走出中風陰霾,秀珍卻在數年前也中風。秀珍說:「我經常會暈倒,醫生跟我做過簡單檢查,說我應該是腦幹附近曾經輕微中風。」兩三年前,秀珍發現自己左眼視野有一角變黑,檢查後發現眼底有血管閉塞。到了去年,她再去做眼科檢查,發現右眼有血管出血,是為眼中風。「嚴重起來可致失明,所以我常常閉上眼體驗失明的感覺。其實我很怕有一天我再也看不見,萬一我有事,妹妹怎麼辦?」不過秀珍眼見毛毛一直積極面對病魔,她也被正能量感染,「現在懂得換個角度,不會那麼擔心。病痛要來的時候自然會來,我現在這麼擔心也是徒然,明天的事明天再算,說不定明天我會沒事呢!」
毛毛現在有自理能力可以獨居,秀珍雖然擔心,但也覺得是時候放手,頂多要求毛毛用電話跟她匯報行蹤。秀珍說:「她應該要獨立一點,因為我們不可能永遠在一起。其實我很怕她獨自一人,所以每一天她去哪裏,我也要知道。」不論是外出、做飯、睡覺,毛毛都一一匯報,她笑說:「姊姊應該很累很累,不過我是她的原動力吧!我是否很厚面皮?哈哈哈!」她續說:「姊姊常說我以前對她很好,其實我也不知道真相,可能她想我沒那麼內疚吧。」那秀珍可有覺得這樣會帶來不便或麻煩?「坦白說,到今時今日我也不覺得煩。她中風十多年來,我從來沒有責怪她半句,我只覺得很心痛。」
雖然二人生活重回正軌,但她們不得不面對的是,她們都有再次中風的機會。訪問尾聲,我問秀珍:「如果上天要你們兩姊妹再中風,你寧願是自己還是妹妹?」她連思考的時間也不用就立即答道:「我寧願代替妹妹,因為我覺得妹妹在世上這麼久,前半生的生活也過得不好,中風後可說是重生了。我覺得她會照顧我。」毛毛也說自己屆時一定會好好照顧秀珍:「或許我的體力沒可能照顧到她,但至少我會陪伴她、陪着她。」
記者:李煒汯
攝影:劉永發
編輯:鄒仲安
Produced By:Fruity Nutty Studio
-----------------------------
瑜伽+艾灸+有營食譜,全方位紓緩經痛
《完全經痛手冊》即睇
-----------------------------
【每周送10萬】
升級壹會員獨家尊享,立即參加10萬火急大抽獎 !
*推廣生意的競賽牌照號碼:523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