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凌在身邊】被欺凌者自白:一個動作或說話,可以是無法彌補的傷害

複製連結 分享
香港欺凌事件數字冠絕全球。
梁小姐在中一時被其他同學嫁禍她偷同學的銀包。班主任不但不相信她,更加成為欺凌事件的「推手」。
Christopher在中學時,因為他的性別表達與主流陽剛男性不同,而被同學欺凌。
Leo中學曾遭到肢體暴力對待,被同學一手捉住他,由班房頭推他到班房尾,撞跌全部桌椅,令他滿身瘀傷。
曾在小學任教中文科的Selena,在班上不時會遇到排斥學生的事件,昔日的被欺凌的經歷,讓她慢慢梳理出一套方法來處理學生間的關係。
「同學會好直咁講,你好『扮嘢』。」
「在隔籬的廁格,將水噴去我格內。」
「夾埋來屈我,偷其中一名同學的銀包。」
「將我一手捉住,由班房頭推到我去班房尾。」
四個人,四段校園欺凌的經歷,四種創傷。
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2017年4月公佈2015年「國際學生能力評估計劃(PISA)」有關學生幸福感的報告,72個參與調查的國家或地區中,受訪香港學生在一個月內遭各種欺凌的比例為32.3%,數字為全球之冠。有26.1%指曾被其他同學作弄,有9.5%指遭受到肢體暴力,數字均為全球第一。
在教育局針對校園欺凌而製作的指引中,點出欺凌行為包括的三個元素:重複發生、具惡意和權力不平衡的狀態。而欺凌的類別,不單限於肢體暴力和言語欺凌;造謠、 蓄意不友善或排擠,亦屬間接欺凌。
快啲嚟下載啦!果籽新春〈豬年貼籽-多豬慎入〉WhatsApp Stickers|bit.ly/AppleseedSticker

女學生被屈偷銀包 老師無幫手反成欺凌推手
梁小姐在中一時被其他同學欺凌,當時幾位同學嫁禍她偷其他人的銀包。班主任不相信她,更直認她就是小偷,叫其他學生多加留意她,好些曾和她聊天的同學,都會被老師召去「問話」,變相再沒有同學願意親近她。梁小姐嘆息,當時情緒低落,令她不想上學,不想面對欺凌者,不想受情緒折磨。
十幾年過去,事過境遷,梁小姐仍對當年處處針對她的班主任充滿恨意,「她(班主任)是加劇其他同學對我的欺凌,本身有些同學見我被老師『問話』也會過來安慰我,但之後知道所有和我接觸的人,都會被老師召見,就無人再願意關心我」。
梁小姐覺得或能原諒當年的欺凌者,認為同學當時可能只是不成熟;然而,老師身為成年人,不但沒有幫助她,更加成為欺凌事件的「推手」,是極不負責任。
問及她有話要向當年的欺凌者講嗎?她思考良久,望着遠方的海,不愠不火地說:「不要輕視你每個動作或每句說話,因或會為對方帶來傷害。就算那句話,對你來說是如斯微不足道也好,也會令對方留下無法彌補的傷口。」

於廁格更衣遭同學淋濕 男生冀旁觀者出手阻止
Christopher在中學時,因為性別表達和性向,而被同學欺凌。有一次中文堂,老師問起同學如何看待拍拖,在他正想回答之際,同學就立即開口:「他是gay(同性戀)喎,無戀愛經驗」。此時Christopher覺得相當尷尬,亦答不上話。
體育課更衣時,患有濕疹的Christopher,不希望與其他男同學一起換衫,多數會在沖涼格更衣,「可能這件事會令到我自己和其他所謂好authentic(真正)的男生不同,沒有參與到這件好masculine(陽剛)、一起脫衣的事」,甚至,曾有同學在他旁邊的沖涼格以花灑淋濕他。
因為不想見到欺凌者、因為恐懼,Christopher甚至會裝病不上學。
「這件事好personal(個人),其實我是嘗試去逃避多過求救,亦不知如何講,難道我和老師說『我想去廁格換衫所以被人欺負』嗎?好難講出口的。」
問到有甚麼話想和欺凌者講,Christopher摸着下巴,「嗯──」的一聲很長很長,過了十數秒,他才平白地吐出:「我會想和看着我被欺凌的人講,好多時若他們嘗試出手阻止,不論是肢體或言語的暴力,如果是阻止或者出一句聲,其實整件事會相差很遠。」

由班房頭被推到班房尾 男學生遭恐懼籠罩決定退學
Leo中學曾遭到肢體暴力對待,當時讀中三的Leo在課室正與其他人嬉戲,玩得忘形之際失去平衡,不小心坐在另一同學的位置,豈料該位同學一手捉住他,「由班房頭推到我去班房尾,撞跌全部枱枱凳凳,之後我整個人也瘀了,跌倒地上」,欺凌者之後惡形惡相質問他:「你做乜搞亂我個位?」後來,他向家人和盤托出事件,家人致電學校訓導主任,對方着他們報警。Leo當時也想報警處理事件,也希望為欺凌者帶來恐嚇作用,惟家人堅決不容許Leo報警,「因為家人說,報警會令那位小朋友失去前途」。
面對欺凌,Leo一臉無奈地指已經習慣了,「我身邊有些同學的情況比我更嚴重,我也不夠膽說,我在學校是被欺凌得最嚴重的一個」。
欺凌,不只發生在學生之間,Leo曾經目睹有同學欺凌老師。剛入行任教聖經科的女老師在學校不受尊重,甫入課室,就遭到學生辱罵,「聖經老師是基督徒,你知有些說話對她來說,是很難聽,同學會好大聲叫她『淫婦』」。
升中四要選科分班,Leo被編去成績較遜的一班,而班上不乏較頑皮的學生,欺凌他的那名同學同樣被編去同一班,「班名單上,那些令我覺得最恐懼的同級同學,全部都在班裏面。未到開學,我都已經有些怕」,最終Leo上學數星期,雖然同學沒有欺凌他,但他仍被恐懼籠罩,最後決定退學。
當年有老師知道Leo的情況,會向他送上關心,「他給我送過一張卡,上面寫着,希望每日準時八時半見到你啦,旁邊有個哈哈笑」,Leo說,其實這個微小的舉動,對一個受欺凌的同學來說,其實是莫大的支持。

兒時曾遭排擠 中文教師找方法處理學生矛盾 強調溝通
Selena自言自己在小學時是一名「風頭躉」,是學校的風紀隊長,又參與如戲劇、朗誦等課外活動,她因為說話和反應誇張,不少同學都會認為她相當虛偽,常批評她很「扮嘢」,很多同學都排斥她,甚至在分組的時候故意給她執行一些「下欄」工作,例如「執垃圾」。
回首舊事,Selena對昔日的欺凌者沒有恨意,仍放在心上嗎?也似乎沒有,「他之後好像有和我道歉?不記得了」。Selena問道,如果因為我的反應誇張,而不接受我,其實是否阻止了你去了解我呢?「所謂的欺凌,其實是一種不願意理解」。
「如果你喜歡或不喜歡一個人,你自己有理由的話,我不強迫你喜歡所有人,正如我也不可以喜歡所有人,但嘗試友善、禮貌地對待,不要單純因個人的喜惡,為對方帶來不開心的回憶。」
曾在小學任教中文科的Selena,在班上不時會遇到有學生被排斥的情況。昔日的被欺凌的經歷,讓她慢慢梳理出一套方法,來處理學生間的關係。首先,她會摒棄對欺凌者和被欺凌學生的既定印象,「無論我喜歡或不喜歡他,我要撇除關於他們的想法,這樣才盡可能保持中立,看看學生之間到底是發生甚麼事」,她會嘗試提供一個空間和時間,讓涉事的同學和其他旁觀者有機會解釋事情始末。Selena笑言自己像「開court(開庭)」,「有被告、原告在場,亦有第三方,讓我聽聽整件事情發生的經過」。
老師的工作繁重,又要追趕課程進度,有充裕的時間用這種耗時的方法處理學生關係嗎?Selena皺着眉,語重心長地說:「我會盡量做,就算犧牲上課的五分鐘,我也是要去做的。一來,老師和學生如何建立關係,很視乎老師如何處理同學之間的爭拗;二來,這也是教育學生的時間,教他們如何做人和分對錯。這樣做比我再多花五分鐘去講解一個字的寫法和意思,來得更加重要。」
以溝通平台就能完全處理人與人之間的張力與矛盾嗎?「我們做老師的,可以做到的層面,是了解事情、解決事情,你們(學生之間)之後如何發展,其實就是學生的事了」。

強調欺凌零容忍 教育局推指引冀家校合作處理
教育局就有關校園欺凌情況推出《和諧校園齊創建》資源套,指出欺凌行為不可容忍,同時為學校和教師提供指引,亦有向家長給予建議。
教師應即時介入事件,進行初步調停工作,其後通知家長、紀錄及進行事後檢討。如情況嚴重,有關教師或反欺凌小組接手跟進事件和深入處理,建議教師於事發當天分別接見有關學生,細心聆聽學生憶述事件經過,不加任何批評。如情況嚴重或涉及虐待或刑事成份,應諮詢警方。
家長方面,如發現子女出現受欺凌或有欺凌別人的傾向,需要多加留意,聆聽子女的心聲。若子女正被欺凌,避免責備孩子,和協助他們尋找可行的解決方法,如子女因受欺凌而恐懼上課,應立即聯絡學校,商討解決方法;若子女是欺凌者,父母亦應保持冷靜,避免責備子女,亦要教導他們明白欺凌行為的嚴重後果並改過。
如你正受欺凌問題困擾,請致電:
社會福利署熱線 23432255
東華關懷熱線 25480010
香港青年協會關心一線 23422313
採訪、攝影:鄧欣、盧君朗
剪接:盧君朗
---------------
10萬蚊 30人分!《動腦Q》新春Q多寶
年三十至初三 3:15pm、10:30pm
豬年動腦,Q多啲money!
bit.ly/2QW8Lc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