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人物】外判清潔姐姐 疫境中頂硬上

複製連結 分享
「女工會」幹事阿茵和樂蓉(右),每天都會到各區派發口罩給清潔工。
蓮姐返回公廁旁邊的休息室,預備泰式午飯。
蓮姐於灣仔的公廁上班,衞生環境屬高風險,但這兩個月,外判公司都沒有派發足夠口罩,她堅持不重用口罩,而是託女兒去泰國購買,或者靠「女工會」的幹事落區派發,這天她戴着的正是工會派發的橙色口罩,而休息室抽屜裏面還剩下5個,「以每天下午就要更換來計算,夠用兩日左右。」

親疏有別 外判工資源更少

一名路過的外籍人士送她幾個紫色口罩,「每次就快沒有口罩時,總有好心人送給我。」除了口罩,蓮姐的綠色手套同樣由工會派發,她認為比起公司供應的黑色手套更好用。

「女工會」幹事梁芷茵這天亦有到公廁派發物資,據阿茵觀察,在觀塘區、深水埗、元朗和港島區的外判清潔工友若每天能收到一個公司派發的口罩,已算理想,「有工友一日也沒有一個,不少區域的外判公司更派發質地單薄、無甚作用的紙口罩給工友,包括元朗、九龍城以及深水埗。」阿茵強調:「公廁工作或洗地的工友,眼罩也是必須的。」

阿茵指出,政府聘用的清潔工待遇較外判的好,「政府直接聘用的清潔工,每日都收到四至五個口罩,亦會有更多工作指引。」政府直接聘用工友屬公務員,起薪點每月$13,000,外判清潔工起薪點每月$9,300,後者佔全港清潔工八成,但這大多數卻獲得較少裝備和資源。訪問後幾日,阿茵表示外判公司收到來自政府所派發的CSi口罩,但每間公司都只得到兩星期的份量,九萬多個其實捱不了多久。武肺爆發後,有清潔工更在非自願情況下,被安排到有確診個案的地區工作,「有工友表示不想到疫區做清潔,除了擔心自身安全,亦擔心家人的健康。」

午飯時間,蓮姐返回公廁旁的休息室,開始洗菜和預備午飯。休息室只能容納兩個人,裏面有雪櫃、洗手盆和一些蓮姐添置的餐具,偶爾會看到一兩隻小昆蟲經過,「去外面買或去餐廳吃的話,碗未必乾淨,比在這裏吃更可怕。」蓮姐並不擔心這個休息室的衞生,因這裏就是她的小天地。

阿茵表示,蓮姐的休息室是獨立劃分出來,環境已算不錯,「有工友的休息室位於廁所內,進食亦需要在廁所內。而大部份垃圾站都沒有休息室,所謂休息的空間,是工友自己放了椅子、桌子和櫃去劃分出來,其實就在一堆垃圾桶旁邊飲水和吃飯。」武肺肆虐,缺乏衞生條件的休息室,會令清潔工更容易接觸病菌,阿茵認為這是政府的責任,「設計公廁和垃圾站時,政府需要考慮到工人的休息空間和權益,而對於舊式垃圾站和公廁設計,政府應該要去補救,例如加建設備,而非置之不理。」


敬業樂業 「廁所乾淨最開心」

訪問前一天,蓮姐幾乎在公廁暈倒,「昨天感到頭暈,我靠在洗手盆,那時沒人,我用水洗面,去找同事蘭姐,蘭姐幫我按頭,我就沒事了。」被問到為何不請假休息,蓮姐說公司最近不夠人幫手,很多工友放假,惟有頂硬上。阿茵形容:「很多工友抱着手停口停的心態,而且他們有強烈的責任感,管工不批准放假,說不夠人用,工友真的會如常上班。」

最近大家較關心的,是外判清潔工友會否因為口罩不足而罷工,阿茵表示:「短時間內不會,但不是要到工友罷工,政府才去行動吧?從社區衞生角度看,若清潔工罷工,是個不理想的情況,因為他們是社區清潔第一道防線。」

蓮姐所清潔的公廁人見人讚,訪問當天便有路人稱讚「這個公廁比起酒店還要乾淨」,而蓮姐一向都認為:「如果廁所乾淨,大家便會用得開心。大家姐(管工)告訴我,有人打電話去公司讚我、讚廁所乾淨。做清潔最重要是沒有人投訴,有人投訴便麻煩了。」
記者:陳韻如
攝影:陳港怡、洪輝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