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上成為壹會員
會員專區 只限會員閱讀

「續患者」停治療 處處撞板

複製連結 分享
麥敦平
麥敦平
【本報訊】「好多時我已經好用心、好盡力去做,但其他人會輕視、會唔信。」26歲的阿軒讀幼稚園時確診ADHD,由於被同學歧視,中學階段「扮好返」,未再接受藥物治療。受病情影響,他難以集中注意力,中四輟學,更加入黑社會,濫用大麻及冰毒。一次差點喪命的經歷令他走回正途,但之後在工作上仍處處撞板,三年前接受評估,才知ADHD病徵仍在,接受治療後情況好轉,工作表現亦有改善。
阿軒稱,年幼時常坐不定,老師視他為「難搞」分子,長大後做事不專心,「明明做緊一樣嘢,突然諗起有其他嘢搞,就會轉去做其他,唔記得原本做緊嗰樣」;做事亦很多甩漏,「細節嘢可以做晒,但大路嘢就漏」,上司會認為他無心裝載,女友覺得他沒有承擔。明明已盡力做但得不到肯定,他情緒低落,更萌生自殺念頭,到急症室求助獲轉介精神科治療始有好轉。

數年前他曾在坊間尋找私人精神科服務,查詢下每小時收費800元,無力負擔惟有放棄,至三年前獲中大邀請接受評估,才確認仍有ADHD病徵,之後一直接受藥物治療,工作表現改善,生活也回到正軌。

同樣26歲的Tommy,小三時確診ADHD,中二停止覆診,兩年多前做評估後才繼續治療。他指小時候周身郁、坐不定,長大後雖有改善,但說話上較有攻擊性,經常打斷人說話,時間管理較差,健忘等一直未有改善。他大專時讀醫療科學,現在護老院任保健員,工作上需專注及有很好的組織能力,及良好時間管理;為避免工作上有甩漏,他用兩本記事簿記下注意事項,同事亦不時提點,以求有更好工作表現。
■記者嚴敏慧
想輕輕鬆鬆健康啲,記住留意健康蘋台
http://health.appledaily.com.hk/